2012年初,一篇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博采〈纪实版〉2012年2期)的文章(作者:叶介甫):“邢海帆:惟一击落过日、美两国战机的中国飞行员”发表后,迅速在十多个网站上转发 ,反响极为強烈。邢海帆,这位传奇人物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实际上,早在2006年6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军旅作家肖邦振大校的著作“飞过天安门__寻访新中国开国大典受阅飞行人员”一书中的第一篇文章“受阅飞行的“领头雁””,对邢海帆的传奇人生就有较详细描述,只是此书受众面较小,反响没有网络文章強烈。在网络文章中,有两小段描写的“细节”引起我极大的兴趣。第一个“细节”是,“抗战胜利后,邢海帆于1946年10月调入笕桥航校任飞行教官。在这里,他开始秘密接触到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不顾个人利益和家庭安危,毅然于1947年9月26日下午在杭州市一个中共秘密接头地点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10月邢海帆被调入笕桥空军官校。当時,官校教育长胡伟克曾是印度拉合尔航校的负责人,邢海帆在他手下工作時,胡对邢的技术能力和为人均很了解,此人相当器重邢海帆”,所以,“当時,国民党空军政治部门已截获邢海帆给未婚妻李之的数封信件,内容多是谈及反对打内战之事。政治部门告诉胡伟克,说邢海帆政治思想上有问题。胡伟克说,由他负责处理。可是事后,胡伟克从未向邢海帆提及此事,反而任命邢海帆为教育处的副官,负责学校的训练计划,后又让邢海帆兼任辅助教育室主任,负责模拟教学”,所有这一切,这在现代人看来岂不是咄咄怪事不可理解。第二个“细节”是,“1948年春,有一天,胡伟克的机要秘书张安汉(名字为笔误,应为:张安汶)突然来说,他从密电中得知空军官校要准备迁台湾,迁台前要对官校人员进行政治清理,邢海帆是他们注意的对象。邢海帆将这一情况立即报告了党组织,并研究如何尽快撤走。1948年6月底,邢海帆以孩子生病为由,请假到了上海,并在组织的帮助下和赵立品、刘沧州以及邢海帆的爱人和孩子、弟弟邢平一起,由上海坐船到天津,转北平,再辗转进入解放区沧州青县”。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父亲极少提及过去在国民党空军的往事。小時候,只知道父亲与邢(海帆)叔叔的关系特别好。1956年父亲由南京军事学院复员時,情绪十分低落,是邢叔叔亲自到我们家看望并安慰父亲,看见父亲手上生满冻瘡,立即拿出自己的飞行手套送给父亲。在当時的历史条件下,父亲生前不愿提及自己的过去往事,我们兄弟姊妹也极少问起父亲的过去往事,直到父亲去世以后,我才通过“关系”查阅了父亲的“档案材料”,看清一个真正的父亲。档案中表明,父亲在抗战爆发初期,就考入空军官校第十期(邢叔叔是第十二期),毕业后即留校任教官。1943年起与邢叔叔,就在空军官校印度腊河分校相识并都在胡伟克手下任教官,加上又是“四川老乡”,关系一直很密切。前面文章中已提及胡伟克对邢叔叔很器重,对父亲更是同样器重,父亲是分校主任胡伟克的机要秘书兼飞行教官,可见不是一般的关系。胡伟克生于1910年江西萍乡人,父亲是清末英国留学生,母亲是英国白人,是标准的中英“混血儿”。胡伟克于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第一期、国防大学第二期、英国皇家空军研究院毕业。在抗战中,胡伟克和战友协同作战,击落一架日机,击毁击伤日机各一架,成为抗战初期首战击落日机之空战英雄三杰之一,其它两人先后为国捐躯,胡伟克是唯一幸存的空战英雄。抗战胜利后,空军官校分校自印度回迁杭州笕桥。1945年8月,胡伟克任空军官校和空军参谋学校教育长。1946年8月10日(有资料说是1947年10月)接替蒋介石,任第十任空军官校校长。八年焦土抗战,笕桥航校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他发场自力更生精神,发动全校之力,全力恢复航校。由此可见,胡伟克对邢叔叔及父亲的重用 ,纯属“英雄相惜”,决非党派之争可解释。在父亲的档案中还看见他“交代”,1947年邢叔叔加入中共以后,曾带领一级别较高的地下党领导,在父亲居住的南京市中山东路雨花巷军官宿舍见面,对父亲进行“策反”。当時,父亲有强烈的保持“政治气节”的忠义思想,“婉谢”了策反要求。解放后,经南京市鼓楼区审干委员会审查,当時和邢叔叔一起到父亲住处的地下党负责人江浩然(即杨同杰,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党委书记)和邢叔叔都证明:在与张安汶接触过程中,未发现张安汶有出卖、告密情节,地下党也未遭受破坏。

    解放前,父亲甘冒风险通过“通风报信”使邢叔叔安全转移到“解放区”;而解放后,在随后的各项“政治运动”中,邢叔叔又以自己的“身份”,为父亲的过去证明“清白”。两兄弟就这样相互携手并肩前行。当两位老人都离休以后,他们两战友又“联手”,为修复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陵园,从向上申报立项到海内外筹款等等,做了大量辛苦的工作,今天,一座规模宏大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墓园展现在世人面前,为在抗战中,牺牲在中国大地上的各国航空烈士们,营造了一个宁静的安息之地,这两位老人是功不可没的。刊登在“新华报业网”上,流传较广的一篇纪念文章:“开国大典领队机长与南京的情缘”(作者:朱旭先),对两位老人所做的工作已作了阐述。1998年邢叔叔因病去世,三年后父亲也与邢叔叔在“天堂”相聚,他们走完了光明磊落一生正气的人生道路。选择了一个“中秋”的日子,我们夫妇俩人专程去北京与李(之)孃孃相聚,在邢叔叔的遗像下合影,缅怀邢叔叔的光辉人生。又过若干年后,我们夫妇俩又专程前往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拜祭邢叔叔和李孃孃。早就听说,邢叔叔的老家四川阆中的老百姓,对邢海帆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巧合的是,在开国大典受阅飞行中有两名阆中藉飞行员,一位是在前面领队的邢海帆,而另一位则是飞最后一架飞机的老红军飞行员安志敏将军。为此,我们又专程去四川阆中瞻仰了邢叔叔的故居。平日里,邢叔叔夫妇对我父母均以兄嫂相称,祝愿四位老姊妹在天堂一切安好。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