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外交部长黄郛给日本外务大臣田中义一照会(1928年4月21日)

为照会事。去年五月间贵国政府于本政府出师北伐逼近鲁境之时,突有出兵山东之举。本政府以贵国此种举动实属侵害我国领土主权,不特违背公法,抑且破坏条约,当经本部电达贵大臣抗议在案。嗣虽不久撤兵,我国民对于领土主权之横遭侵害,迄今犹有余痛。本政府自定都南京以还,对于各友邦侨民之生命财产,迭次令饬所属力加保护。今春第四次中央全体会议尤有具体之表示。最近国民革命军北伐途次,复由蒋总司令正式颁发布告,并下令全军切实负责保护外侨,业于本年四月十六日电今江苏交涉员将此意照会驻护贵国总领事,转达贵国政府。而本部长于此数月来所特为致力者,尤在遵照本政府之外交方针,以诚恳之精神,与各友邦图谋依次解决各种悬案,以期误会尽释、亲善日增。贵国政府对于上列一勿事实概行不顾,于我大军再度北伐之际,统一行将完成之日,又有出兵山东之议,其情形与看法一如去夏五月,是则于情于理两不可通。不独公法条约蹂躏殆尽,更恐因此酿成意外,责将谁归。贵国政府此种行动,其目的究竟何在,若虑战地侨民蒙意外之危险,则尽可按照国际惯例从容别谋安全之策。不意贵国政府不此之图,复蹈前辙,遂行出兵。用是本政府不得不提出严重抗议,应请贵国政府重加考量,顾全两国人民历来之好感与融洽,迅将所拟派赴山东之军队一律停止出动,以维邦交而敦睦谊,是所至盼。相应照会贵大臣,请烦查照见复为荷。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黄。

(二)439一2,804

江苏交涉员致国民政府外交部呈文(1928年4月23日)
呈为日总领事来函报告山东出兵状况,据情转陈,仰祈鉴核事。案准驻沪日本总焓潞?疲?址畋竟?馕翊蟪嫉缪担?诳?旱酃???敝泄?⑸?谡街?剩?⑽尬?坏骋慌芍????涛薮?秆裕?┰诙嗍?竟?让窬幼≈?胤剑?粲杏萑怕抑伟玻?龊?坝谌毡救嗣裰?保?坏靡巡扇∈室?/font>自卫之措置,此意旨先前于山东派遣军澈退时业已特为声明,此次因山东战况之急转,扰乱情形恐波及我国人居住之地,故不得已惟有依照上次声明书之宗旨,从本国国内派出兵士约五千名之一部队,分驻青岛以及胶济铁路沿线,专任保护侨居之本国人民。但兹为应急之措置。于该部队未经到达以前,暂将驻屯华北军中之三个中队派往济南。如上,本国政府此次虽有再派兵至山东方面之事,惟此乃自卫上不得已措置,对于中国及其人民绝无何等非友好的意思。除对于南北两军之军事行动无着何之干涉可置勿论外,但造及本国侨民保护上实认为无派遣军队之必要时,派遣军应行从速撤退,则与上次派兵情形并无异致,等因。奉此,相应函达,即祈查照,等因占理合据情转陈,仰祈钧部鉴核训示抵遵。谨呈。
特派江苏交涉员金问泗。
(二)439��2,804

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参谋处济南惨案纪录(1928年6月)
中华民国十六年五月一日起至六月初旬止,日本帝国主义者派福田师团,在济南对我军民实行残暴手段惨杀情形,并与此案有关各件,逐日胪列,以供关心国事者之考证。
五月一日
陈调元东酉电:据二十六军陈团长时骏报告,有日本铁甲车一列、兵车二列,载第六师团部队,系山东先遣司令福田中将率领,由青岛开来,于今(一)日午前十一时到明水镇车站,欲开赴济南。该团长再三劝阻无效,恳请转外交部严重抗议,并指示办法。
五月三日
一、据铁甲车屠司令金声报告,本日上午十时经过洋面厂闻有枪声,该队不知后方情况,遂向后移动。该日兵潜伏厂内用机枪扫射,因未防及,计死伤士兵八名,等语。
二、是日午前,驻扎济南五大马路纬一路广东会馆之第四十军第三师第七团全部步枪、机关枪、迫击炮等,均被日军围缴,我军未抵抗,当场被杀者甚多,余均被日军押赴日领事馆,生死未卜。该军副官长巢世廉枪伤腿部,无下落。 三、新派山东外交特派员蔡公时及随员十数人均被日军残杀。当时先将蔡公时之两目两耳割下再行枪杀,其状甚惨。此系当被临刑时脱逃之护兵张漠孺目击,道之甚详,兹录于下: 此次济案发生,蔡交涉员遇难,其被害情形,据所逃之勤务兵张漠孺所述详尽无遗,兹将照录如下:
五月三日早间,日兵在领事馆一带布置防线,交通即无形断绝。九句钟许,有国军一队搬驻交涉署对面之基督医院内,不意为日兵瞥见,忽开枪射击,轰毙兵士、伙夫各一名,一时不及搬运辎重,纷纷藏匿医院之楼上,避免日兵之射击。乃一日兵移至交涉署问口首向对楼轰射,同时四面发现枪声,不意交涉署门之日兵忽为流弹击毙。复又一日兵赶来,意欲将已死之兵移开,亦被流弹击毙。此时各处枪声大作,弹如雨下,闻之至为可怖。全署员役均慑伏楼上不敢移动。至下午三、四句钟时枪声稍止,街衙发现形类各领事馆之汽车,牟前竖有旗帜,驰逐道上,大约系劝告日兵停火之意,枪声亦因之顿寂。但日兵仍满布街头,交署门首仍有日兵往返棱巡。蔡主任因事出意外,命人出外探听,竟为日兵所阻,禁止外出。乃派人向日兵交涉,迄无效果,复蛰居楼上,静候消息。至天黑日兵仍未撤销防线,全署人员纷纷计议,始终不得要领,一日之谅恐至是均极疲倦,时已在夜间十句钟,各自就寝。而撞门之声一时大作,势极凶猛,传达即奔人报告,问外似日兵撞门,特请示主任作何计较。蔡主任传谕开门延款,乃不候传达开门,而日兵已穿墙而入。全队约二十余人,有两军官,一擎指挥刀,一擎盒子炮。一着西服者进门之后即指挥剪断电灯电话,全署顿成漆黑,日兵则皆有手电注射,嘈杂纷乱不已。所谓着西服者至此已知其为翻译。首已发言谓你们不要惊慌,我们是来为搜检枪弹的二因为你们门首有个已死的日兵,据我们猜想,一定是你们署中枪杀的。现在可以将你们的主人找出来说话。蔡主任即挺身而出,谓我姓蔡,我就是山东特派交涉员。你们刚才所说我已经明白了。大门首死的日兵系日间为流弹所毙,并非我们交涉署枪杀的。我们系外交人员,用不着带枪弹来办外交,你们亦用不着搜检、徒兹纷扰。翻译完毕,日兵甚不满意,诣非搜检不可。蔡主任谓诸位若定要捏检就请搜检,如果搜检不出也可证明门首之兵实非我们枪杀,诸公应请退出交涉署,勿混及公事。日兵又哗噪谓非捆缚搜检不可。蔡主任当然否认,此举未免有辱国体,,决不承认。日兵谓我若不捆搜,则我在此处搜检而你们则至彼处,岂非徒劳无益。你们若不承认,那我就要强迫捆搜了。蔡主任见其无理可喻,勉为应允。旋郑重声明,谓搜不着仍应即松放。日兵乃许可,遂将全署员役捆缚,仅留蔡主任未捆。如是翻箱倒筐,遍行搜索,确无枪弹,乃将署中之公犊五大提包分置日兵手中。蔡主任见已搜毕,即请其将所缚之员役速即释放。恒日兵反大肆咆哮,谓我们系奉命令来的,当然要去请命令,不能随便释放。言毕即皆(偕〕翻译将公犊五大提包一并携去。不及三十分钟复回,谓我们的兵士确系你们枪杀的,若不将枪弹交出是决不能了事的。其势汹汹,非支出枪弹不可。蔡主任即谓门首已死之日兵确系日间流弹所毙,况署中已任搜索,绝无凶器,是可证明,实非我们枪杀贵国士兵,若诸位强欲认定为敝国人所枪杀,亦不难考察其真象,再行谈判。应请维持前说,将所有之员役释缚,以敦谊睦,而重外交。语甫毕,日兵大噪,全队涌上,竟施共强暴之手段,喝令将蔡主任捆缚。并谓我们的士兵是你们杀的,总之非将枪弹交出不可。蔡主任实忍无可忍,乃操日语作答,谓诸位既不明了外交手续,何必一味横蛮,此次贵国出兵济南,原系保护侨民,何得轻举妄动,借题搜索中国之官署,捆缚中国之官吏,作种种无理之举动,实非文明国所应有。至如已死之日兵,若果是敝国所为,亦应由贵国领事提出质问,则敝国亦自有相当之答复,何用诸位在此晓晓;若果诸位系奉贵国领事之命令而来,则敝交涉员即至领事馆交涉亦无不可。此时之日兵大哗;不作答复,又见蔡主任理由充足,日语又极熟,乃由惊而惧,由惧而怒,即实行无理于我蔡主任矣。将所缚之人列为半月形,日官即发口令,兵士皆将刺刀起下执于手中,对备人之头面或敲击、或刺削,口中皆休休作鬼语。当其时也,予已血流满面,虽痛之澈骨,犹念及蔡主任不知已作何形状,借日兵手电中得见诸人之形状,大半有耳无鼻,有鼻无耳,血肉模糊,其状之惨几至我晕厥。不意蔡主任忽大声发言,略谓日人决枪杀我等矣:惟此等国耻何时可雪:言罢即泪浮洋下。同人闻言均放声大哭,群相痛骂,日兵更怒,竟刀枪拳足一齐并下。尽力侮辱后,将十余人分三、囚组,蔡主任及张鳞书、周、姚某某为第一组。将五人所着衣服全身剥下,蔡主任左足上尚留一袜。此种情景皆自日人之手电中得见。第一组衣服剥完即拖之院外,时诸人已不能移步,日兵又复鞭挞横拖倒拽扯出院外,枪声突起,值此万筋俱寂中忽闻枪声,即知我蔡主任为日人所枪杀矣。悲从中来,全身震动,不克自主扁倚一公事桌旁,觉有物堕地,以足蹴之,知为剪,逃心忽动,然已无法拾取。撞膀膊授意同人蹲下。盖人捆作一排有连带关系。如是四人徐徐蹲下将剪拾取,互相剪断绳素。盖因日兵大半已至院外,虽即数日兵看守,幸未开放手电,故未知觉此种情形。方欲再剪一组,而院外日兵已来拖拽第二组矣,即屈伏不敢稍动,候其将第二组拽出院时,不得不逃生矣。予即狂奔过一厕门即纵身爬墙,后面之枪声乱起,此时之生死已置之度外,奋勇登墙,适弹飞来穿余腰间而过)予即倒栽墙外。幸不觉病苦,蛇行地上,连越四墙始至空地,见一大木水桶,即蹲伏桶内,惊魂甫定而天已大白,惟头奇痛,尚在出血。正思如何混出防线地时,遥闻小车声远远而至,伸头探视,系一苦力推水,俟其近前予立起求救,并将二日夜之遭遇相告,苦力亦为之动容,几至泣下,即允为设法。予复搜索衣袋内尚有大洋五角之钞票一纸授苦力,请其脱一短衫给我,惮得掩我血衣,渠亦概允,我方爬出桶外,将血衣换下。同其拉车绕道穿出防线,谢其相救之德。乃奔往各级署报告蔡主任被难之情形,司令部即将予受伤照片拍下,以作交涉之凭证云云。
四、普利门外至济南车站,行人无论军民均遭哨兵枪击,死伤不计。 五、黄外交部长之随从护兵步枪二十六支悉被缴去
六、是日午时起日军施放枪炮竟日未绝,不分军民男女均用机枪扫射,被俘之官兵均幽禁于正金银行大楼上及商埠邮政局内,均令直立不准坐卧,且不给饮食,待遇极苛。 七、是夜一时,日兵先将我济南无线电台之守兵杀死,以炸弹大炮轰击,破毁无遗。 八、驻济南小纬四路之第三十六军第一团被日军围攻缴械,官兵多被虏。
五月四日
一、日兵仍在普利门外至济南车站各马路随意放枪,无抵抗之非战斗员死伤甚多,中外人员购买食品及运送饮料之交通路完全被阻。
二、是日日兵之枪声竟日未绝,并截扣车辆,交通全断。
五月五日


  1. 日兵横暴如昨,非战斗员之民众死伤尤多,商埠内有华商店十数处被日人枪劫,井诬该店商等为间谍,随意射击。
  2. 日兵由胶济路续行增加,三列车内骑兵一车、步兵一车、军械一车。


三;日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违反最后通谍之惯例,逼我于十二小时以内承认万难容忍之要求五条,否贝帕由行动。兹录于下: 1?惩办最高军事长官;
2?济南二十里以内不准我驻兵
3?辛庄大营房由日本驻兵;
4。赔偿损失;
5?中国军人见日本军人时须解除武装。
五月六日
一、日兵检暴如前,竟违反熊高级参谋与日军黑田参谋长所协定,将警戒范围极力扩大进占津浦路车站,搜索我军守兵,扣留我军之军用品及辎重粮袜。
二、我总司令部为避免冲突计,是日移驻党家庄。
五月七日
一、是早六时日兵将我济南车站附近弹药库炸毁。
二、日兵横暴更烈,任意开放机关枪、大炮,击毙行人甚多,民房被毁者不计其数,且日兵到处强奸妇女,一时被伤者甚多,有茶楼女子竟被日兵轮奸至十余人之多,均有确实证据。
三、据刘总指挥报告,济南商埠发现戴铁帽之日兵甚多,闻良青岛开来约有千余人。
(中略〕
兹将济南惨案代表团所报告之死伤人数列表于下:
济南惨案死亡表
死亡情形 人数 | 职业 备考
被日人刺死者 二五五 | 农 三八
被日人活埋者 二二 | 工 五五
彼日人无故枪杀者 一一0五 | 商 二一一五
中流弹死者 四四 | 学 二00
红十字会掩埋无从考查者 五七八 | 兵 二一六
红田字会掩埋无从考查者 五一0 |
男 二千一百名
女 六十六名
共计 三千二百五十四名

济案受伤人数表
受伤情形 人数
被日人刺伤者 一
被日人大炮炸伤者 七九
被流弹炸伤 二五
红十字会收容无从考查者 六一三
红万字会收容无从考查者 五三三
。二)《现代政治资料》第二辑第二十/\册

 
国民政府外交部令发之济案之见证
(1928年8月18日第:48号)

此次济案之发生,作者躬历其变。当五月三日以后十日以前,余又尝与驻济各领事、国军各将领,日相周旋,故于中日两方冲突之经过及其将士之行动,颇能洞悉,因设身于非中国人之地位,而成斯篇,务期以公平之事实暴诸世界。
欲究济案之责任,当自日本出兵山东乏事实始。考日军来济为四月二十八日,其数则为一千五百人。时北军已无斗志,济南陷落直指顾事。日军乃自定防界,称为警备区,凡分三段:一以日领事馆为中心,而及于纬五路;一以正金银行为中心,而及纬一路之南;一以济南医院为中心,而及于五大马路。其范围占商埠繁盛地带之半而强。左右前后又多遮断商埠人城之要路,沙垒电网、军用电话随处分设。更以满载机关枪之汽车白昼奔驰,周绕防线。市民已多不安。自五月一日晨,南军方振武之部自北门入,刘峙之部自东门入,两部均以城内督省公署为目的。顾日军警线散布,南军将士至,不得不绕道通过。通街之地无端割裂,使数千里转战饥渴之胜军,迂回回于己国疆上之下,旁观群众且觉难堪,浦军之夙疑日人与北方有勾结者,其感愤如何,当可想见矣。夫日本出兵山东之真意如何,固不得而知。观其宣言,则曰保护日侨也。然此真意是否能一全达于各个之日兵,此中颇有疑点也。
五月一日傍晚四时半之顷,日军六人在小广寒影戏院防线前,刺杀一身穿灰绸长海,青缎马褂之华人,其人不知何事必欲步入阶线以内,日兵一人先以枪托挥之不去,更向前徐行,另一日兵突出刺刀刺其胸部,同时又一日兵更以刺刀刺其肩部,血光四溅,其人立毙。时街上市人方如堵墙,见状惊呼,日兵立出实之枪举提欲发,群众奔避,日兵遂以布兜异尸去,更以枪掀土践没地上血迹毕,举枪伺卫如故。
此被杀之华人非为军士,非能加害于日侨,由其外状已可断言;日兵纵不许其入线,拘之可也,何竟以六、七人之众致彼死地!此等举动尚得谓护侨之必要手段乎!
福田司令率队由青入济之际,曾以强辞训励其将士日:“凡我士兵于奉令开火之后,必当尽力歼吾敌人,以保持我大日本帝国之威权。”夫福田司令之入济也,在五月二日之下午,距南军人城已逾一日,是时市面秩序固已无虑,即日侨之生命财产亦未闻有何等危险,而福田之训辞乃严厉如此,若已视南军乃敌人者,与日政府出兵宣言已相背驰。果尔,三日之衅端实开,冲突之起自何方,余非目击,不敢遂断。就华方言,则谓日兵实先开枪;就日方言,则谓华方实掠日本商店。而日方此外更得有一种辩护,谓当二日晚间日军已将防线撤去,电网沙垒皆已除消,若日军竟存构衅,共有不构于沙垒防线未撤之时,而构于既撤之后,以自危其防御?则衅端之由于华方似无疑案,驻济各领事类皆述之。
但余有一言是质日方者,当二日傍晚余亲见日领馆后院中方忙于堆置沙袋,又将馆内黄土挖成巨穴。余在日领馆后墙外之一楼上见之。楼为余友沈君伯循所居,沈君亦目睹此状。同时街上运回之沙袋尽堆垒馆之左右。日方固诚意撤防,则重实沙土,又何为哉手且三日冲突之后,华方兵士除被迫自卫外,未尝鸣一炮,未尝加一弹。是时,南军环城内外无虑,二、三十万人军实武器无一不足,列队城闽,由普利门以至东城,密如排蚁,愤激之气溢于盾字,三、五将卒相谓,倘总司令之接战命一下,两小时内必将日军尽数歼除,所憾总司令禁我济发弹耳。时日军在济数仅五千人。若谓华方有意构衅,则区区五千人宁有焦类;若谓衅由华人掠膺而起,然八小时中华方以数十万之众未敢以一弹相加,抑又退避,纷派代表商请外领从中调解,为事亦可以已。乃竟炮轰电台,伤害无抵抗之居民,四、五、六、七数田中又常无端开炮,日数十响用:枪机枪发无间时,共用意安在?余实百思不解者也。又,日政府报告于国际联合会之辞,与事实不符者不可不表而出之。一,蔡公时之被杀,谓日本不知其地为交涉署;二,十二小时哀的美敦书之期限,谓出于司令官认为必要之处置,倘稍延长,日方全体便有全没之虞。就第一点论,交涉署之设于纬二路有年矣!蔡氏就职于旧署,非有(为〕临时之办公处也。交涉署之对方为外侨所居,故外侨之来必先识交涉署标识,中日同文之国,日兵皆受教育,应能识此。署之左右本多日商,日方参战之兵又多日商之义勇队,岂有不知交涉署者乎!方蔡氏死耗传播之时,其通讯社极口否认,今事无可掩,乃倭为不知交涉署,以卸其加害外交官之罪,则拳匪案内之克内德碑列强于我何独责焉。就第二点论,自冲突发生之后,南军队伍当晚撤出城外者达四、五万,其由辛庄过河而北者达十余万,辎重军实,历四、五、六、七四日累累相续于道,各外领亦所目击。蒋介石氏于六日将赴泰安之时,即以城内所存军队实数二千人函告福田,而哀的美敦书之提出则在七日下午四时,福田系何根据而谓倘过十二时之期限,日军便有全灭之危险?若华方即有寻衅之意,则三日之晚力足尽歼日兵,何待日军雄厚而发哉
日军来济名为保护日侨生命财产,实则另有作用。据日本电通社公布之消息,谓济案中日方士兵伤者数十人,居留民之遭害者百余人,财产损失约二十万,被掠者达一百二十家。夫以出兵保护之名义而反受损失,其用意更不测矣。
又据驻挤日领西田氏,吾十年前之旧友也占吾于四月二十四日访之,谈次言及日本出兵事,余沽以在济日侨人数及出兵数目当若干人,日领妞促答日:在济日侨共二千一百丸十六人,出兵数目至少亦当如上届之数(即五千人)。吾笑谓,是以二护一而有余耳。日领日:此外尚有财产及事业之投资在也。夫日简之在济者,除在正金银行、济南医院办事者外,余皆为转贩小商,既无确定之职业,亦无巨大之资本,此辈商人倘日领一纸布告即可悉数离济,毫无困难。“至其投资,据日政府公表之计算如下:
济南 7335000(日金)
博山 1211000
张膺 8O0000
坊子 331000
青岛 146881000
总共 156558000
上列数目即日本所谓山东利益之总量,田中宣言中所指应保护之财产,殆即指一万五千万元耳。然此一万五千万元中,即青岛一隅已占一万四千六百余万,而日政府出兵不仅人青而且人济,则其目的非为保护其一万五千万元之财产,而实为济南以及胶济沿线之九百五十七万之财产也。然查日政府第一次出兵,其公布之费用为一百六十万元,五月三日事件发生后,其第二次出兵公布之费用为一千三百万元,合共一千四百六十万元。又一报告谓,日本在青岛之收入每年约四百万日市,而此次出兵费总数超过此数甚巨。日军来济之别有作用盖可见矣。
日政府谓,南军人济将危及胶济路通行之利益。则五月一日以后,潍县、高密一带之北军毫无斗志,青岛直鲁残余军官且作迁避之准备,一昼三易共处,人夜迁诸军舰,此彰彰在人耳目之事。设日政府谨以保护投资之利益为前提者,惟冀北军之速退青岛,乃启衅之后历时半月。潍县以东之北军犹荷枪沿路如故,直至今日,青岛北军一部尚以改编警察而负固于一隅。南军方面,则并行政人员而不许其来济[原文如此]。日政府宣言世界谓,将极力维持南北公正之态度,然乎否乎?党家庄距济南三十八里,为南军北上济南以外之唯一要路,日军侃月八日实首先加弹焉。泰安距济南一百八十里,其津浦宾馆为南军主将之办事机关,而日军于五月五日实以飞机投炸弹焉,尚得此为护侨范围内之行动乎,田中义一五月十八日招待各国大使,痒席上声明日:中国内乱影响外侨利益殊大,故几在友邦以及世界咸L2th国军负咎多多矣。此次济城屠戮伤t2惨,余不忍言,至人数之有报告者,如红王字会于日军破城之后,曾在医院捡收伤兵尸首至一百十二具,均由医生与在场外人目证,确受刺挞而死者。其惨酷之烈,诚近代文化上不可磨灭之一大耻辱也。

 
 
河本大作笔供
(1953年4月11日)

参谋本部是如何策划济南事变的
(1)济南事变时第六师团向山东出动。此举是为了保护臼桥,并且阻止国民军向关外发展,增强根据东方会议将要发表的北京芳泽声明的威力)是一种政治性的措施,在战略上来看,是一种极其不彻底的举动,但它构成了中日军队纠纷的主要原因
2)事实上第六师团预先未计划作战,在盎到青岛、蹦的军事输送时,曾于张店停止行动数J、时。预料济南的拆燃斑食)为了便于日桥的迎接,于拂晓到达济南。就以整个输送计划来看,即可推知无任何战争意图。但由于第六师团侵入济南,而惹起中日两军的冲突,忽然感到兵力不足;故即将东北的关东军所属夕)山兵团(户山丰造师团〕派往援救。 3)此时蒋介石的北伐计划陷于难以继续进行的局面。参谋本部即通知蒋介石,在济南的日本军保持中立立场,决不妨害北伐行动;因此蒋介石再次开始其北伐战争,将奉天军驱逐于关外。关东军遵照东方会议决议将其兵力集中于奉天,预定向锦州方面前进,参谋本部对当时总痤田中义一的不守信义的行为,无追究的勇气,致使关东军失去前进的机会,这是惹起皇姑屯事件的因素。(4)因参谋本部对济南事变及满洲问题所采取的对策,有很多矛盾和抵触,缺乏一贯性,所以记述下列资料而供参考:当时的参谋总长铃木庄六(大将)及参谋次长冈本连)郎,完全是当权者田中义一的傀儡,一切依照田中的意志而行动,是无能的蠢货。其属下的好战派荒木贞夫(第一部长)对他二人完全反对,和松井石根(第二部长)是对立的。参谋总长有时依从荒木的正论,有时依从松井的谬论,结果形成进退维谷的局面,发生了很大的矛盾。 5)当时奉天张作霖之下,有松井石根之弟松井七失(少将)及盯野武马(担任张作霖的顾问数十年),此辈和大仓组的负责人河野等勾结,贿赂以田中首相为首的政府当权者,及田中的亲近者一佐藤安之助(退伍少将,曾担任张作霖顾问十余年)、松井石根中将等操纵了田中首相。第六师团向山东出兵)是牵制蒋介石国民党军的手段,是奉天方面所最希望的,也是根据奉天方面的策动而进行的、但未能阻止蒋介石的北伐,而使北伐战争得以继续进行的策划,则是由于荒木第一部长,及急于解决满蒙问题的森(烙)外务次官一派做了献策。为了使关东军解除奉天军的武装陷于窘境,而故意使奉敕命令迟延的原因,是由于松井弟兄、佐藤、叮野及大仓组河野等阴谋策划所致。当时的荒木部长及其部员等推动铃木参谋总长及阿部陆军大臣,一再督促田中首相宣布奉敕命令,但被奉天派所操纵的田中,却将此要求拒绝。 6)综观上述的经过,参谋本部的策划之所以发生矛盾和抵触,头尾步调不一致,其中道理自然可以了解。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