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廿六年
 
 民国廿六年九月廿日,日军侵入德州市北郊的于庄、前赵和后赵三个村庄,把抓到的十七名无辜群众带到赵庄桥上,惨无人道地进行集体屠杀。同时,日军还在于庄内杀害居民五人。这一天,在不足六百人的后赵庄和于庄两村村内,日军共残杀无辜同胞二十二人。此外,日军还在村南侮辱毒打老人、孩子、妇女数人,并烧毁民房四十余间,毁坏门窗不计其数,宰杀大批家禽牲畜。村里村外,一片血雨腥风。
 
 
 
 民国廿六年十月五日,日军闯入德州地区的许庄,搜查掉队的国民党士兵。日军把全村的五六十名青壮年拉到张金城家的猪圈里,进行集体屠杀。这一天,日军在许庄共杀害二十七名无辜居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许庄惨案”。
 
 
 
 民国廿六年十月廿三日,上午,日军开进陵县凤凰店,在这里对当地居民开始了残酷的屠杀。仅廿四日一天,就有三十多名无辜群众惨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此后一个月的时间内,日军在凤凰店一带,四出烧杀淫掠,凤凰店一带一片恐怖。据事后统计,仅凤凰店一村就有一百零八名群众惨遭杀害,另有邻村和过路学生二百余人遭到日军屠杀。总计遇害人数在三百人以上。此外,日军还在凤凰店一带放火烧毁房屋一千二百余间。
 
 
 民国廿六年十月廿六日,盘踞德州、黄河涯日本军侵犯平原县梅家口、官道孙庄、曲陆店三个村庄,共残杀三村居民九十余人,烧房三百五十余间。
 
 
 第179页
 
 
 民国廿六年十月廿七日,日本军连续两日血洗平原县马颊河东西两岸村庄,屠杀村民八十七人,重伤十五人,烧毁房屋三百五十五间,制造了马颊河畔惨案。
 
 
 民国廿六年十月卅一日,正逢济阳城大集。九时左右,两架日本军飞机飞来,在人群稠密处投下八枚炸弹,落于高家祠堂一带,当场炸死十一人(五男六女),重伤四人,轻伤无数,炸毁房屋二十一间。接着,日军又于十一月十三日猛攻济阳城,到下午四点,城内中国守军由于三面受敌,孤立无援,全面溃败。城门一开,城内居民、守军拥护而出,日军伏于两侧,疯狂地扫射、炮轰,不到半个小保?话俣嗝?鼐?⒁磺Ь虐俣嗑用窈妥扯」布贫?в嗳耍?≡馔郎薄=幼牛?站?种鹗?觳椋?⑾置凰勒呒此媸植挂淮痰丁H站?フ技醚粝爻呛螅?毡揪?富庸傧麓铩按笊逼咛臁钡拿?睿?怀橇焦啬┘疤映龅奈薰及傩眨?〕闪巳站?赖断碌母嵫颉J?娜眨?站?诔悄谒殉鏊奈迨?涣??嗨甑睦先耍?旱侥厦磐猓??坑没?股渌馈T谀瞎氐拇蟮滔拢?站??俑呱?柿烊站?淮紊焙?用袷??恕M?惶欤?站??佥岩埃?富酉鼙?佑没?乖谖拿硪淮紊焙Π傩账氖?嗳恕F咛熘?冢?站?诩醚舫悄诓猩蔽薰计矫袼陌倭愣?耍?簧惫獾挠兴幕В?蛏酥虏械亩??湃耍?橐?九?话俣嗳耍?栈俜课菸灏傥迨?嗉洹H站?终技醚舫呛螅?椅奕说赖赝郎逼矫窆捕??陌儆嗳耍?圃炝撕?颂?诺摹凹醚粞?浮薄?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日本军进犯鹊山,枪杀、劈死、烧死及被迫跳湾而死的群众有九十六人,重伤五十六人。
 
 
 第180页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十六日,盘踞德州的日本军占领高唐县城。数日后,日本军对解庄进行“扫荡”,杀害群众五人,烧毁民房一百余间,制造了“解庄惨案”。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日本军飞机轰炸平原县马腰务村,炸死炸伤村民五十余人,毁房二十余间。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廿五日,盘踞临清的日本军高桥部在堂邑柳林以北、界牌西南的大杨庄,残杀群众四十八人,制造了 “大杨庄惨案”。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卅日,侵占馆陶的日军血腥洗劫冠县葫芦营附近村庄,杀害宋村无辜村民五人,烧死大牲畜五十多头,烧毁房屋五百余间,对其他财产烧、抢一空,制造了“宋村惨案”。
 
 
 
 侵占馆陶日本军血洗段辛庄,杀害群众五人,烧房五百余间,烧死耕牛五十余头。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日军数百人,出动坦克十几辆,汽车若干辆,由惠城出发,血洗阳信城。一部分日军冲进北园子村,砸门闯户,抓住三十二名群众,押到村西北角的一块平地上,刀砍枪刺,全部杀死。在西北城墙下,日军又一次集体屠杀三十余人。这一次日军血洗阳信,共屠杀无辜群众四百余人,欠下阳信人民累累血债。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日本军土肥原师团一部占领观城县城以后,杀害无辜群众一百五十八人。仅南街被杀绝的有四户人家,妇女被日军奸污二十多人。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廿三日,日本军在齐东县官道村屠杀群众六十九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官道村惨案”。
 
 
 第181页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卅日日本军冈部队开向博山谦益祥货栈,开枪打死到该栈购粮食的群众一百余人,后又包围后院仓库,将躲藏在那里的一百余名饥民捆梆起来,驱赶至河东村水磨岸旁,用机枪扫射,顿时尸横满地,血流成河,其状之惨,目不忍睹。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冬日本军占据高邑城,有两个日本兵到张家村找妇女泄欲,被村民打死。事后,日本军包围该村,搜捕三十多人,全部投入井中溺死。
 
 
                      民国廿七年
 民国廿七年一月七日,盘踞东平城内的日军闯入搬倒井村,疯狂烧杀,屠戮无辜村民十七人,制造了日军侵占东平县的第一起惨案。
 
 
 民国廿七年一月十一日,日本军攻陷济宁。进城后,日军开始了血腥的大屠杀。据当时红十会的不完全统计,仅在晁家街、打绳巷和西大街等处,日军即屠杀居民近一千人。三月廿八日,日军侵犯夏镇,制造了“教堂惨案”,其联队长绿岛被当地群众击毙后,日军又惨无人道地屠杀了当地朱姓和杨姓的百姓,搞“朱(猪)杨(羊)大祭”。五月十一日,日军闯入武翟山村,疯狂屠杀,全村五百多人中,就有一百一十二人遭日军杀害,另有外村人和行商十五人,亦遭杀害。村民耿本田被日军捅了十多刀。盖庆贤一家十九人被杀十七人,还有的全家被杀绝。当时村内外尸体狼藉,院落街巷血流满地,景象惨然,怵目惊心。
 
 
 第182页
 
 
 
 民国廿七年一月廿二日,下午三时,二十多个日本军闯入临朐胡家庄,烧杀淫掠,胡家庄村民胡继玉、胡坟东、胡玉美等十人,惨遭日军杀害。
 
 民国廿七年一月廿八日,日本军窜扰唐县南镇,杀害村民一百多人。
 
 
 一百余名日军分三路冈崎调驻淄川洪山的大前小队及鲁大公司的矿警队共二百余人,偷袭河东村。卅一日,日军窜至河东村内,见人即杀,见房即烧,制造了“河东惨案”。在村北头,六十多名逃难群众被日军追杀,仅有一人生还。在村北的于家胡同的一个地窖内,藏着三十二名避难村民,被日军点着柴火扔进地窖,尽皆熏死。从外村来的一名孕妇,被日军抓住,用刺刀剥开肚皮,挑出胎儿而死。在洞子崖上,日军用一杆花枪把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插透肚子钉死在地上。事后经过查实,河东惨案全村死难者达二百七十六人,幸免于死而终生残疾者三十多人,四十二家绝户,二千余间民房被烧。
 
 
 民国廿七年一月,据不完全统计,从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卅四年,寿光县死于日本军屠刀下共二千五百九十一人,被打伤致残者一千五百一十四人,被抓走失踪者三千四百七十四人,房屋被烧毁二万二千八百一十八间,牲口被杀一万三千零七十八头,钱粮衣物损失不可数记。
 
 
 民国廿七年二月二日,冈崎所率日军在血洗了山东淄川河东村之后,又闯入附近的杨寨村,把一百三十八名青壮年村民逼到村南门外的一片洼地,先用机枪猛扫,后又用刺刀在尸堆里挨个捅了三遍。接着,日军再次窜入村中,挨家挨户杀人放火,又杀死三十一人,并放火烧毁了全村百分之八十的房屋。
 
 第183页
 
 
 民国廿七年二月四日,冈崎所部日军一百余人,包围了山东淄川县龙口村,在村东北角的一段壕沟里,杀害了五十四名青壮年村民。两个月后,日军又于四月四日,再次包围龙口村,打死村民四人,并放火焚烧了全村的房屋。据统计,日军先后两 次洗劫龙口村,共残杀远无辜村民五十八人,烧死牲畜二十多头,烧毁民房两三千间,全村三千多人无家可归。
 
 
 民国廿七年二月五日,邹平县几十名群众躲在一个山洞里,被扫荡的日伪军发现,用机枪射死。
 
 
 
 民国廿七年二月十日夜,日军驻山东淄博部队调动一个营的兵力,配以掷弹筒、机关枪,包围了于家、中埠、冶里三个村,并于十二日对该村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黑铁山惨案”。据事后的调查统计,三村的受害情况分别是:在于家庄,被日军杀死共五十五人,其中有外乡人三名,重伤十人;在中埠村,被日军杀死四十三人,其中有外乡人十名,重伤者三人;在冶里村,被日军杀害者共九十二人,其中有二十三人是外乡人,重伤者八人。日军在撤退路过其他村庄时,又杀死十一人,其中黄金村三人,大寨村七人,边辛庄一人。在这次“黑铁山惨案”中,日军共残杀村民同胞二百零一人,重伤二十一人,这带被日军杀绝的共有三十户人家。(另据《张店区志》载,此次惨案日军共杀害村民二百一十六人,重伤致残三十五人,有二十余户人家被杀绝。又据《临淄区志》载,被日军杀绝的人家有三十二户。)
 
 
 
 民国廿七年二月十七日,在益都县田庄,日军残杀村民四十二人。
 
 
 日军在小队长三花的率领下,由乔官据点倾巢出动,扑向昌乐小善地村和大善地村,两天之内,在这里杀害无辜村民二十六人,烧毁房屋一百六十九间,掠其他财物,无以胜计,制造了震惊昌乐全县的“小善地惨案”。
 
 第184页
 
 
 
 民国廿七年二月廿二日,日本军侵占莒县,到抗战胜利的七年间,全县先后有一千三百七十九人惨遭日军杀戮,二百二十四人受伤致残,一百六十六人被抓走,三百五十一人失踪;有一十三万八千九百零二间房屋被烧毁,其他财物损失巨大。
 
 
 
 民国廿七年二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伪军侵占烟台市福山期间,先后出动飞机一百一十八架次,炸毁房屋一千五百六十一间,炸死村民七十六人,炸伤三十一人,炸死大牲畜二十七头,同时杀害抗日军民一百六十二人,抢掠粮食十七万公斤、大牲畜二百九十四头,抢掠其它财物折合法币六十万元。
 
 
 
 民国廿七年三月初,驻黄河以北、平汉铁路沿线的日本军土肥原师团之大乌联队对濮县进行残酷的烧杀淫掠,共杀害无辜群众一千多人,奸污妇女四百至五百人,烧毁房屋、粮食无数,这就是骇人听闻的“濮县血案”。
 
 
 民国廿七年三月八日,盘踞沂水县的日本军以两个排兵力侵扰上、下峪子两村,残杀百姓一百二十多人,炸毁民房二十余间,炸死牛驴等家畜三十余头。
 
 
 民国廿七年三月十四日,日军一个排三十三人,窜入张山村,残杀无辜村民三十一人,焚毁房屋四十多间,全村人从此背井离乡。
 
 
 民国廿七年三月十五日,日本军侵占北沙河村,杀害村民九十八人,其中有十一户人家被杀绝,有四户人家只剩下一人;烧毁房屋二百四十间,掠走大批粮食、牲畜及其他财物。
 
 
 民国廿七年三月十七日,日本军闯入邹平县东台、西台、北台三个村庄,打死打伤村民二十三人,并放火烧毁房屋,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民居被烧毁。
 
 第185页 
 
 日军侵占临城后,北临城居民多数逃走或躲入天主教堂内避难,未及逃走者,多为日军杀害。这一天,日军杀死王向连、沈修文、冯茂友等十一人,其中有五名妇女遭日军轮、奸后杀死。日军寇暴行,令人发指。
 
 
 日军侵占薛城地区临城,在其后的八年间,日军到处杀人放火,奸污妇女,罪恶累累,不可胜数。据统计,八年间,日军在临城杀死中国人不下一千余人,在这里仅集中杀人场就有六处。这六处杀人场和杀人数数字如下:(一)东门外老营完子,这里是日军在临城的主要杀人场,在这里有五百多人惨遭日军杀害;(二)老火车站下,日军在这里杀害中国无辜百姓一百二十多人;(三)日军兵营,当地群众称这个地方为“大墙里”杀人场,日军在这里杀害中国人一百多人;(四)三街及老火车站下大坑,日军在这里杀害中国人不下八十人;(五)火车站西纪念塔下,日军在这里杀害中国人十多人;(六)日军统治时期警务段,八年中,日军在这里杀害无辜百姓不下八十余人。日军的杀人手段之残忍,实至于令人发指的程度,诸如:用刺刀穿,让狼狗撕,活埋,枪杀,甚至把人装入麻袋沉入水底活活淹死。或用铁丝穿上手足然后成群推入水中等,无所不用其极。其杀人场面之惨烈,令人目不忍睹,其手段之狠毒,为旷古之罕见。
 
 
 日本军攻占滕县城后,杀害百姓七百二十余人,烧毁房屋五千四百二十五间。城内到处是残墙断壁,十室九空,尸横遍地,满目焦土。
 
 日军闯入临城县古井村,杀死村民周三、王金德、王德亮等十五人,其中有五名妇女是在被日军强奸之后杀死的。
 
 第186页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日,日军闯入临城县西丁桥村,郝家文一家未及逃走,全被晕杀害。日军把乔继刚“大开膛”后,残忍地从他的大脚上割下两块肉,挑在刺刀上回去喂狼狗。临离开时,日军还放火烧了全村五十余间房屋。
 
 
 日本军侵占恩县城,杀死居民十九人,奸淫妇女十多人。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三日,近百名日军分四股闯进刘家埠村,屠杀百姓二十三名。
 
 
 一小股日军窜进牟平县东解甲庄,挨户搜捕,将老弱病残、店铺主人二十余人赶出村头,扒光衣服罚跪,摄影取乐。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四日,日军矶谷部队窜袭郭里集,在西街的一家酒店里,日军把被抓的十八个人全部“耳锲”致死。所谓“耳锲”,就是用刺刀 猛地刺进耳朵中,旋转几周后,再把刺刀将出来,死者顿时鲜血喷射,脑浆迸流。接着,日军又挨门逐户地寻找“花姑娘”,到处烧杀淫掠。生病不能逃离的王庆被日军用黑布包上头,绑在树上,开膛破肚,挖出心肝。赵德诚的二奶奶六十多岁,日军四化建设奸过后,将其赤身裸体地杀害在村头的大树下。当时只有一千余人的郭里集,在这次浩劫中,据准确统计,被日军杀害三十八人之多,其中妇女十人,儿童三人,亲人遇难的家庭战友百分之八十。
 
 
 
 日军在南、北临城的四出抓人,在北临城杀害无辜居民三十七人,在南临城杀害中国人十名,又从这两个地区抓走三十多人,杀害于“老营园子”里。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五日,日军侵入坊子村,抓捕青壮年农民二十九人,押至潍县擂鼓山杀害。
 
 第187页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六日盘踞在山东蒋峪的日军来到临朐县唐立店子“扫荡”,残酷杀害当地无辜群众十二人,然后又纵火把全村七百余间房屋焚毁,使五百多群众无家可归。
 
 
 日军把铁甲车开到临城张桥村。车上日军进村后,见人就杀,村民张连诺等七人当场被打死。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被日军强奸后杀死,秦献美被日军纵狼狗咬死。接着,日军在村内纵火焚村,全村一百二十多户的五百八十多间房屋被烧毁。民国卅年,该村村民王明耀等四人前去湖西卖盐,被日军抓住,硬说是八路探子,惨遭杀害。
 
 民国廿七年三月卅日,日军一千余人,闯入峄县西北邹坞村。日军进村后,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开始了血腥的大屠杀。在村子西南面的一口水井旁,日军一次用刺刀挑死五人。在村子东头,日军又将抓住的五个男青年刺死。接着日军又凶残地在后爬桥上杀死二十余人,将尸体掷于桥下水中。在杀人的同时,日军还在全村各处纵火,全村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这次惨案,日军杀害无辜村民八十三余人,其中杀绝的在十二户。全村房屋烧毁百分之八十,粮食、家具全被烧光,家畜家禽全被吃光。
 
 
 
 自民国廿七年三月中旬日本军侵入滕县,至民国卅四年八月十五日,七年半时间,残杀抗日军民四千零二十八人,奸污妇女九百余人,烧毁房屋六万二千二百一十六间,抢劫粮食八百七十六万六千五百九十九斤、牲畜二千零一头,衣物用具不计其数。其残杀人民手段十分残忍,有大开膛、扒肠、砍头、割舌头、刀劈、香熏、火烧、狼狗咬、灌辣椒水、压杠子、坐老虎凳、活埋、肢解等 。
 
 
 民国廿七年四月二日,日军一架飞机窜到济宁县金乡县鸡黍集,在人员密集的街中心和东门外,投下三枚炸弹,当场炸死一百一十七人,伤一百七十四人。五月十六日,日军第十六师团,侵入金乡县境,实行了连续四天的烧、杀、淫、掠,杀光了没有来得及躲藏的群众后,又开始挨门逐户地搜查,搜出一人,杀死一人,抄出一批,杀死一批,耋耄翁妪,襁褓孩童,无一幸免。在奎星河前的天主教堂里,日军搜出一百八十多人,赶至文峰塔下,先架机枪猛扫,然后又扔下手榴弹,一百八十余人尽遭屠戮。日军还从旧衙门后搜出二十一名居民,带到东面角的城墙上,刀劈抢挑,弃之城下,随后又投下二十多枚手榴弹。屠杀过后,仅东城墙下就有尸首三百余具,城西南角南家后坑边有四百余具;在城北门里的女子学校里,三十多具女尸纵横狼藉,尽是十几岁的少女,她们披头散发,裸身露体,满身血污,不堪入目,都是遭到日军轮奸后被杀害的。据不完全统计,日军这次在金乡县城,共屠杀我同胞三千三百四十七人,烧毁民房六百七十间。
 
 
 民国廿七年四月五日,近百名日军和百余名伪军在日本队长小林的指挥下,袭击田庄,杀害村民五十六人,其中有一名二十四岁的姑娘遭八个日军轮奸后,扯着双腿劈死;重伤二十二人,烧毁房屋一千五百一十五间,烧死大牲畜四十六头,绑走五人。
 
 
 民国廿七年四月十四日,日军飞机轰炸峄县城西的老和尚寺。当时,在这里逃难的群众不下二三千人之多。敌机在这里轰炸了十几个来回。山谷之中,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老和尚寺被炸成一片瓦砾,地上尸首纵横,血迹斑斑。事后根据有关人士统计,日军这次轰炸老和尚寺,炸死炸伤无辜百姓一千余名,财物损失更是不计其数。
 
 民国廿七年四月十八日,日本军袭击淄博市张店区,疯狂焚烧民房,计烧毁民居六百三十多间,有百分之七十以上农户受害,八十九户村民无家可归。
 
 第189页
 
 民国廿七年四月廿一日,日本军连续十天屠洗山东临沂城,被杀害共二千八百四十人,加上日本军从临沂城西北一路经过村庄所杀人戮的人数,约在三千人左右。
 
 民国廿七年四月廿三日,侵占潍县城的日本军,枪杀赵家庄村民二十三人,刺伤九人,烧毁房舍八百八十五间,是为赵家庄惨案。
 
 
 民国廿七年四月廿四日,盘踞潍城的日本梅泽部队“扫荡”坊子河周边村庄。在徐家大路和石拉子两村,共杀死杀伤村民和贩煤营生者三十多人,烧毁房舍一千三百四十间。
 
 
 
 民国廿七年四月廿五日,盘踞青岛的日本军一个中队血洗平度县公婆庙一带村庄,屠杀村民一百三十六人,杀伤烧伤七十余人,烧毁房屋八百余间。各村牲畜、粮食、农具等损失不计其数。
 
 
 民国廿七年四月,日本军从民国廿七年四月至民国卅三年在山东阳谷烧杀抢掠二十多起,杀害无辜百姓五六百人,烧毁房屋、抢劫财物无法计算。
 
 
 民国廿七年五月八日盘踞邹平县周村张店的日军全部出动扫荡长山城北下午至前洼村见屋烧见人杀杀害群众五十八人烧毁房屋三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五月十二日日本军飞机疯狂轰炸日照县南湖事后统计人口死伤集上村民被炸死四百六十八人伤残者无数村庄内被炸死一百六十九人伤残二百七十三人房屋被炸毁一千二百九十二间损失粮食十四点七七一六万斤牲畜七十九头衣服四千九百二十三件
 
 
 
 第190页
 
 
 民国廿七年五月廿三日,盘踞在禹城车站和张庄站两个据点的日军三百多名,分乘十辆汽车、四辆摩托,偷袭禹城北的辛店街。日军把未及逃跑的老幼妇女和一些商贩包围起来,赶到北围子南面的一座园子里,然后一批一批地把人带到园子西边的一个梨行里,进行屠杀。这一天,日军在幸店共屠杀无辜居民一百一十八人。
 
 
 民国廿七年五月卅日,日本军飞机两架,轰炸莒南县刘家集,扔炸弹三颗,共炸死赶集村民二百八十三人。仅西门口一处,就炸死九十七人。
 
 
 民国廿七年五月,日本军侵占鱼台县后,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犯下了累累罪恶。五月十三日,日军在该县罗屯姜楼村一次就屠杀了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五十七人,其中有隋海村民三十六人,当时有十四户村民被日军杀绝。
 
 
 民国廿七年六月三日侵占青岛的日军出动两架飞机轰炸张家楼集市灵山卫集市炸死炸伤群众四十一人炸毁灵山卫集房屋六十六间次日又轰炸张仓集市炸死炸伤群众多人炸毁房屋二百八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六月八日,盘踞即墨县蓝村的一个小队日军,因前一天骚扰毛子埠村遭到抵抗,便纠集驻胶县城阳、南泉、蓝村的日军包围该村,并在村头和主要街道架起机枪和小炮,对该村进行七个小时的烧杀。计杀害村民一百四十多人,其中有四十四名青壮年男子是被驱赶到两间场园屋里,四周堆放高梁秸,浇上火油点燃,外面架起机枪,除三人冲出外,其余四十一人全被活活烧死;伤残十余人,有四户人家被全家杀绝。烧毁民房七百多间,烧死耕牛二十多头,其他物资损失不计其数。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四日,盘踞在山东朱刘车站里的日军,闯入昌乐县城东十里的林桥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桥惨案”。仅只二十三户人家的大桥村,这一天被日军惨杀张迎吉、李善文、张义升等十三人,同时有七十五间房屋被日军纵火烧毁。
 
 
 第191页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六日,驻山东胶济铁路普集站的日军黑田部、大临池站的大奎部、王村站的雄本部及部分伪军共六百余人,于拂晓时分包围了淄川的黄家峪村。日军进村后,四处纵火,全村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居民四出外逃,日军用机枪、刺刀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在黄家峪北山上的北庄子,原有四十多户人家,大部分被日军屠杀,北庄子的名称也从此消失了。这次惨案,据事后统计,共死亡二百四十四人,重伤四十九人,房屋被焚六百五十二间,烧死牛十头、羊十七只、猪十头,打死驴十六头、骡子一头。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八日,日本军用大炮猛烈轰击平阴县城,惨死百姓无数,倒塌房屋无数。仅东关村就有十人惨遭杀害。
 
 
 民国廿七年七月十二日,日伪军百余人先后在前、后连水村、白塔村、化石沟村杀人放火,仅一个上午,杀害群众三十七人,烧毁房屋二百余间。
 
 
 民国廿七年八月十五日,日军扫荡临朐县龙岗,将数百名逃难群众驱至龙岗村南沙滩上,用机枪密集扫射,当场打死无辜百姓七十五人,打伤四十余人。其状之惨,目不忍睹。
 
 
 民国廿七年八月十六日,一队日军窜入禹城县唐庄,见人就抓,见房就烧,当时杀害一人,抓走二十一人,烧毁房屋五百多间。第二天,日军六十余人再次出动,闯入唐庄,把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八十三名老弱妇女和孩子,用刺刀逼到一个打谷场上,然后架起机枪疯狂扫射,刹时间,打谷场上血流成河,死尸成堆,宛然人间地狱。八十三人中,有八十人惨遭杀害,仅有王长久、王景及一名妇女侥幸活了下来,成了历史的见证人。
 
 
 第192页
 
 
 民国廿七年八月廿日,日本军窜扰维坊周围地区,枪杀武健家村十多人。
 
 
 民国廿七年八月廿七日,在长清县水泉峪,日本军枪杀挑村民五十三人,烧毁房屋七百多间。
 
 民国廿七年九月四日,驻淄博市张店日伪军“扫荡”卫固镇,烧毁民房一千五百多间,其中有三百多户人家房屋被烧光,烧死杀害五人,同时疯狂抢劫店铺,致使该镇有四十五户工商业者倾家荡产。
 
 
 民国廿七年九月十五日至廿日日本军两次进犯牟平城,共烧毁房屋二千八百九十四间,其中县政府、文庙、文昌阁、中学等较大建筑及其大批图书档案化为灰烬。
 
 
 民国廿七年九月末,在平原县刘池、马庄、邓庄、荆庄四村,日本军骑枪杀烧死村民十一人,伤十一人,烧毁房屋四百三十间。
 
 
 在平原城北张言庄,日本军杀死村民十二 人,其中一青年孕妇被用刺刀挑死,剖出婴儿。日军还纵火烧毁房屋二百五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十月十四日,驻淄博张店、湖田、日伪军三路袭击沣水村,屠杀男女老幼三十八人,焚烧民房二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日本军三百多人,侵犯山东曹县,枪杀居民五十多人。
 
 
 第193页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和次日,进攻聊城的日军在攻陷该城之后,除了对原守城将士大肆捕杀以外,还残杀了无辜的和平居民五百多人,制造了血腥无比的“聊城惨案”。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日本军第二次进犯临清,当他们经过临清县五区范八里庄时,残杀了无辜居民一百多人,制造了“范八里惨案”。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廿一日,夏津日军“扫荡”八里庄、冯庄,惨杀村民二十一人,打伤三人,烧毁民房一百多间。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驻高唐日军扫荡坟台村,残杀无辜村民二人,打伤五人,抓走二人(后被用刺刀挑死),烧毁民房数十间,抢走群众自卫用枪二十五支,抢走财物无数。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五日,盘踞在陵县土桥镇据点的日军数十人窜犯宋堤口,把全村人口包围起来,在大树下残杀十四个年青村民。
 
 
 民国廿七年,从是年日本军侵占新泰县起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军投降止,驻大协炮楼的日本军,残杀村民和行人共一百零三人,烧毁房屋三百多间,抓走村民和行人二百六十多人。
 
 
 
                          民国廿八年
 
 
 民国廿八年一月七日,日军在半倒井惨杀群众十七人。
 
 
 民国廿八年一月廿五日,驻阳谷日军进犯安乐镇薛寨村,杀害无辜群众十余名,伤二名,烧毁房屋四百余间。
 
 民国廿八年一月廿七日,在山东蓬莱县潮水镇,日本军屠杀居民一百零四人,烧毁房屋七十多间。
 
 
 民国廿八年一月廿九日,日本军进犯曲阜西终吉村,杀害村民十人,烧毁房屋五十余间,抓村民九人。
 
 
 自民国廿八年一月,日本军侵占乐陵至抗战结束止,七年间,勾结伪军祸害东陵,计杀害七千八百九十三人,其中妇女一千二百九十六人,儿童一千零六十二人;伤残七千六百一十四人;抓捕关押二万六千五百八十九人;抢夺毁坏粮食二千二百三十三万零一百五十五斤、花生一十四万九千七百五十八斤、棉花七十五万八千七百零八斤,低价强购粮食一亿四千二百九十三万二千八百四十六斤,砍伐各种树木四十七万二千一百五十五株,杀死牲畜三万二千零一十九头、禽类一百九十八万零七百一十只,毁坏农具八十二万九千七百八十四件 、运输工具五千二百零一辆,烧毁房屋五万五千六百间,各类家具三百三十六万零七百三十三件,抢走各种金银手饰一百六十二万四千七百五十七件。
 
 
 民国廿八年二月十五日,日本军从博山去沂源“扫荡”,至池上村时,将东、西池村五千二百间房屋烧毁,只剩下二十五间,烧死牛、羊、猪等家畜一千五百六十头,村中树木烧得只剩下两棵。
 
 
 
 民国廿八年三月五日,驻茌平日军偷袭大吕庄,除大肆杀害抗日军人以外,还残杀了无辜村民二十余名,枪杀牲口三十多头,烧毁房屋八十多间,砸坏锅六七十口。
 
 
 驻高唐日军血洗琉璃寺,残杀无辜村民十余名。
 
 
 第195页
 
 
 民国廿八年三月八日,日军高柳部队近二百人,分乘汽车十三辆、坦克三辆,全副武装,扑犯宁津。到民国卅二年三月,日军在宁津县八百多个村庄、二千七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起据点二百五十个,护路岗楼十八个,架设城内电话线八公里,城外线路三十四段,共二百一十五公里,对宁津人民实行残酷的法西斯统治。截止到民国卅四年宁津解放,七年中,日本军在宁津县境内犯下累累罪行。据不完全统计,全县抗日群众遭日军枪杀、刀刮、火烧、抹头、开膛、割鼻、挖眼、截肢、割舌等残酷刑罚而遇害者,共计达千余人,房屋被日军焚毁者六百余间。而日军犯下的抢劫财物、敲诈钱财、奸淫妇女的罪行,更是无法统计。
 
 
 民国廿八年三月廿二日,盘踞聊城、阳谷等地日本军在飞机配合下侵犯阿城镇,对手无寸铁的百姓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据不完全统计,全镇被日军屠杀二百一十二人,死而复生者十人。另据《阳谷县志》,日本军同时施放燃烧弹,将困在镇内的国民党官兵四十余人全部烧死,后又用刺刀挑死被俘官兵十七人。
 
 
 民国廿八年三月,驻莘县日军向阳谷一带扫荡,路过胡马庄时,用刺刀将二名无辜农民张景海、孟宪忠挑死。
 
 日军烧杀柳园庄,杀害村民七人,奸淫妇女二十余人,还放火烧房。
 
 
 
 自民国廿八年三月日本军侵占宁津县至抗战胜利,日本军杀害宁津县无辜群众一千六百六十八人,致伤致残五百七十四人,失踪者一百一十三人,抓走一百四十三人,总计二千四百九十八人。烧毁房屋一万六千六百六十七间,侵占土地四万三千六百九十亩。抢掠衣服被褥四百七十一万七千八百一十八件、粮食四千零一十八点七万公斤、林木三十六万九千五百六十二棵、柴草折价二亿三千一百六十二万二千四百五十二元、银元一十二万五千四百二十九元、铜币二千四百零五串、钞票一千九百一十五万四千七百五十七元、首饰九万二千八百零八(件)、黄金一百四十二两、白银三十三万二千六百九十二两、货物一亿零五百零八万七千一百八十七元。掠夺损坏农具一十四万一千三百零六件、手工业工具七千八百七十七件、机器二千三百三十九台、大车四百一十三辆、小车一千七百五十七辆、脚踏车一千三百六十九辆、家庭用具三十二万九千四百二十二件。掠夺杀害家畜一万一千九百七十三头、家禽四十四万五千零五十二只。因日军蹂躏发生灾荒损失计一十六亿二千八百八十一万三千九百五十一元。各项财物损失共计五十六亿五千零八万六千三百三十二元。
 
 
 民国廿八年四月十一日,日本军在邹平县上下回、东西峪、由家河滩等村烧毁房屋四千二百五十四间,残杀无辜百姓六人。
 
 
 民国廿八年五月十二日,日军“扫荡”狼山一带,杀害无辜群众八十八人。仅东陆房村马家街就有十二人遇难,烧毁房屋一百五十多间。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一日,日本军飞机轰炸、扫射胶南县六汪集市,炸死群众二十余人,伤十余人,炸死牲口十多头,炸毁房屋三十余间。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四日,日本军突袭五莲县洪凝,放火烧毁民房十余间,残杀三十八人,其中三十二人是在洪凝西岭刘家林用刺刀穿死,时值狂风暴雨,死者的血随雨水流至前沟,形成一条血河。
 
 民国廿八年六月,日本军在平原县祖庄,烧毁民房二百余间,杀害村民九十余人,遭受殴打群众二百四十余人。
 
 
 日本军出动飞机十五架,狂轰滥炸鲁南东里店,炸死居民三百多人,毁坏房屋四千余间。
 
 
 民国廿八年夏,盘踞在临城的日军到刘楼庄一带“扫荡”,抓住当地居民三十七人,关押在临城“大墙里”,除十人越狱逃出外,其余二十七人尽被日军带到“老营园子”杀害。
 
 第197页
 
 民国廿八年七月一日,驻玲珑金矿日军副迫村民修公路遭反抗,日军恼羞成怒,便残杀百姓。仅在招远县九曲村杀害村民三十余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十三日,侵占宁津魏庄据点的日军一百多人,扑犯前郝村,杀害村民郭松、刘如章等八人,放火焚毁民房四百余间。
 
 
 民国廿八年七月,侵占阳谷日军向城东龙虎寨、华陀庙一带骚扰,当场挑死无辜群众七人,制造了“龙虎寨、华陀庙惨案”。
 
 
 民国廿八年八月四日,日军在安乐镇周围烧杀奸掠,残杀无辜群众七人,抓走四十二人,抢走马六十七匹,烧毁房屋三十四间。
 
 
 民国廿八年八月,日本军进犯牟平县曲家口村,烧毁房屋一千五百二十一间,烧死九人,残杀十一人,其中七旬老人曲乃成先被日军用石条压身,然后用刺刀刺死;曲桂芳之母被烧红的烙铁烙死。
 
 
 民国廿八年十月廿六日,日军近三百名骑兵,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从四面包围武城镇后,展开了血腥的屠杀,不一会工夫,镇内镇外,烈火冲天,街头巷尾,血流成河;荒野漫洼,尸首狼藉。这一天,近三十名无辜群众惨死于日军屠刀之下,这是武城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惨案。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占驻菏泽日军骑兵一百余人,步兵四百余人,攻入东明县北五进里铺村,杀害国民党被俘伤兵、无辜村民三十八人,烧毁房屋三百二十八间,烧死耕畜二十八头。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九日至民国廿九年十一月廿日,驻招远县头和招城据点的日伪军三次袭击下林庄,计杀害抗日干群四十一人,重伤致残十一人,蹂躏妇女数十人。
 
 
 第198页
 
 
 
 民国廿八年至民国卅四年,日伪军在桓台县杀伤、抓走三千八百七十四人,其中致死二千零一十一人,致残五百一十五人,失踪二百五十八人,抓走六百九十人。损失生产工具达四百六十二万元、家禽家畜一百八十七万元、衣被箱柜八百三十四万元、金银一百八十七万元、房屋二点零九亿元、粮款一点九五亿元。
 
 
                          民国廿九年
 
 
 民国廿九年一月三日,数百名日伪军侵入东明县小井村,杀害无辜村民八十四人,刀杀致残者四人,烧毁房屋四间。
 
 
 
 民国廿九年一月十五日,日酋率其中队进犯化,未费一枪一弹,便直接开进城内,从此化城沦陷。接着日军在化全境进行扫荡。五月廿九日,日军扫荡至化县义和庄,对我手无寸铁的无辜村民进行疯狂的屠杀,全庄二百余人惨遭日军杀害。仅蒲台一个村,就有七家被日军杀绝。六岁的韩玉林被日军刺了十二刀。浩劫过后,义和庄一带人烟稀少,就连地里熟了的麦子也无人收割了。
 
 民国廿九年一月十七日,日伪军一千余人进犯临淄四五区和广饶三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仅在魏家、陈家、罗家三村,日军烧毁民房五百余间,劫掠牲口一百二十余头,其它柴草、粮食大半被烧。
 
 
 
 民国廿九年二月七日,日军窜入临朐县冶源村,残杀不及逃离的群众二十余人。同一天,日军还到尧山乡大车沟村进行“扫荡”,烧毁民房四十七间,宰杀耕牛七十六头、羊二百只,伐树二百棵,并把全村的粮食抢个精光。
 
 
 第199页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一日,日军一千多人扑犯海阳县战泊场村,挨门逐户搜查,见东西就拿,拿不走的就砸,见人就杀,凡是没有逃出去的,几乎全遭杀害。这一天,杨洪吉、杨日恩、杨日风等六十四人惨遭日军杀害。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二日早晨,一小队日军闯入海阳县大辛家镇下河头村,把七八十名群众赶到东门外的一个打谷场上,架起两挺机枪,屠杀二十名无辜群众,击成重伤七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三日,在乳山县孤石河村,日本军枪杀村民十六人,伤十二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七日晚,日军三十七部队佐藤小队及伪军共三百多人,分乘三艘舰,进犯荣成地区石湾岛。第二天上午九时,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在黄石板长滩登陆,然后长驱直入,于四天时间内占领了荣成县全境,并在各交通要道和主要口岸,安设了二十六个据点和八十五座碉堡。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在侵占荣成的五年里,屠杀当地居民共一千三百一十三人,致残者四百九十六,征捕劳工八千七百八十二人,抢夺粮食六百七十六万斤、黄金四十六斤、白银一千零四十九斤、大牲畜二万三千零二十三头、食盐一千零七十万担,烧毁房屋一万二千四百四十八间,给荣成人民造成了空前的浩劫。
 
 
 民国廿九年三月廿六日,驻荣成石岛的日伪军一百多人,洗劫了响湾沟村。由于多数村民事先逃离,才幸免于难。敌人扑空后,恼羞成怒,纵火焚村,从早晨上直烧到晚上,全村四十多户的二百零七间房屋及房内的东西,尽化灰烬,致使全村二百多人无家可归,无以为生。
 
 民国廿九年五月十六日,在寿光县张庙村,日本军五十多人大肆杀戮村民二十三人,奸污青年妇女不计其数。
 
 
 
 第200页
 
 
 
 民国廿九年五月廿七日,日本兖州特别警备队(代号一四八零)的特务、警察六十余人,对曲阜师范学校进行大逮捕,抓捕师生三十四人,(教师三人,学生三十一人),其中六名师生在济南被杀害。
 
 
 民国廿九年六月十一日,日军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悄悄包围了栖霞县邢家阁村。然后挨门逐户抓人,或刺死在各自家门口,或拉到关帝庙前杀死。郑颂文、史德礼、史宾、郑守文、郑山文、郑庆新、张树祥等二十余人被杀死,郑颂文的心脏并被挖出,挂在石道旁的树梢上,另有二人身负重伤。
 
 
 民国廿九年六月廿八日,在寿光牛头镇,日本军杀害妇女老幼七十三人。
 
 
 民国廿九年七月卅一日,侵占高唐日军进犯朱庄,残杀村民一百四十余人,将民房一律烧光,民众物资被掳夺一空,制造了“朱庄惨案”。
 
 
 
 民国廿九年七月,盘踞平原县日本军向祖庄试用新炮轰炸,炸死村民五十余人,炸毁民房数十间。
 
 民国廿九年九月五日,日军在临城县来泉庄抓住鲁在喜、李宝清等八人,带到临城“老营园子”后,绑在木桩上,先用刺刀刺,后纵狼狗咬,尽被杀害。
 
 
 民国廿九年秋,日军从青岛附近抓到一千余人,装船押到日本,下煤厂做苦力。许多人因此被折磨致死。
 
 
 民国廿九年十月五日,盘踞宁津杜集据点的日军,实行“清狱”大屠杀。在杜集的东北角,一次屠杀我同胞三十六人。
 
 
 第201页
 
 
 民国廿九年,日军从山东掠夺食盐一十四万二千六百四十四吨、花生二万八千一百三十四吨、花生油一万九千八百三十九吨、铁矿石二千一百七十万吨等。
 
 
 
 日军宪兵队派特务小松岱等人,到青岛大康纱厂,以“共党嫌疑”为名,将于景友等三十六人,逮捕关押,对他们施尽各种酷刑,并于最后把于景友等二十九人押往济南日军特务机关,加以秘密杀害。
 
 日本军在栖霞城东顶挖一圈壕泡,布置双层铁丝网和四座碉堡,常年住着七十名日本兵,蹂躏栖霞人民。从民国廿九年至民国卅三年,日本军在这里杀害了近一百名中国人,有姓名可查者有二十一人。
 
                民国卅年
 
 民国卅年一月十日,日伪军包围宁津县李满村,逼迫全村七八百群众集合到村中井台旁,一律跪下,铁心队挥棒向乱砸,有四十人被打的满头是血,十四人被杀害,并烧毁房子七千二百间,把衣物、被褥、牲畜抢劫一空。
 
 
 民国卅年一月十八日,日本军屠杀广饶刘家集村民八十多人。
 
 
 民国卅年一月廿日,盘踞聊城日军围攻大杨庄,用刺刀挑死杨学正、杨学敏、杨庆保、杨建化、杨庆起五名无辜群众,烧毁房屋二百间,造成了第二次“大杨庄惨案”。
 
 第202页
 
 民国卅年一月廿六日,侵占淄博张店的日伪军一千余人,包围了洪沟村。廿七日,日军从洪沟村抓走村民十五人,连同从张庄抓来的八人,共二十三人。二月廿七日,日军将其中的二十人秘密地杀害于张店杜科东日军的炮台之下,然后合埋于事先挖好的土坑里。另外三人被当作首犯押往济南审理,不久也被日军杀害于济南。
 
 
 
 民国卅年二月廿二日,盘踞广饶、临淄两县的日本军侵袭小马头村,仅三四小时,就枪杀、烧死村民七十四人。
 
 
 民国卅年四月十六日,日本军包围平度县大田乡杨家村,杀害培训教师及群众二十七人,并烧毁场园里的柴垛和村公所,制造了杨家惨案。
 
 
 民国卅年五月二日,驻寿张日军在寿张城西门外把四名无辜群众做为靶子,活活用刺刀刺死,是为“寿张血案”。
 
 
 
 民国卅年五月廿日,日军三百余人,闯入荣成苏家村一带,烧杀淫掠。仅在苏家一村,日军即屠杀无辜村民九人,焚毁房屋二百余间。此外,日军还在这一带大肆掳掠,衣物、家具、粮食损失不计其数。
 
 
 民国卅年五月卅日,盘踞平度县马场日本军“扫荡”崮山后王家、韩家等六个村庄,刀砍枪杀十三人。
 
 
 民国卅年五月下旬,驻茌平日军扫荡茌东大刘庄,残杀无辜群众和自卫队员四十多名,制造了“大刘庄血案”。
 
 
 民国卅年六月十八日,在平度县云山洼村,日本军杀死村民十五人,杀伤十三人。
 
 
 民国卅年六月,肥城马家堂泰西军分区后方医院,被数百名日伪军袭击,九十六名伤员及工作人员,除五人脱险外,其余全部被捕杀害。
 
 
 第203页
 
 
 民国卅年七月廿三日,在寿光县牛头镇 ,日本军杀害村民十六人,烧毁房屋一千三百多间。
 
 
 民国卅年九月七日,盘踞宁津县长官据点的日军,在其队长白板的指挥下,抓住二十三名运盐农民,硬指他们是八路军,施以酷刑,其中五人因此致死。另外十八人,被日军拉到北门外的“毁民壕”下杀害。临刑时,日军还强迫附近居民前去“参观”,以图给人们以精神镇压。白板先令日军用刺刀往被绑的农民身旧乱捅,直到体无完肤,又用刀抹头。其状之惨,目不忍睹。
 
 
 民国卅年九月八日,三万余日伪军从博山、池上、商庄等四路围攻博山四区和莱芜六七区,所到之处,人、畜、财物、房屋一扫净光。在四区烧毁村庄十二个,东西邢庄和南头店村四百余户群众的房屋、财物全部被烧毁。
 
 
 民国卅年九月十一日,驻大柳和双碓的日军,包围了宁津县郭营全市场,向集市内射掷弹筒,接着又用机枪扫射。市场大乱,中弹遇害者有十余人,当场死亡者五人。当人群散尽后,日军闯入市场,抢走粮食六七千斤,其他财物无法计算。
 
 
 民国卅年秋,日伪军三十余人在阿城镇刘什庄村及其附近抓捕二十余名妇女,在村外一场院屋内进行轮奸,其中有十三岁的幼女和六十岁的老太太。
 
 
 民国卅年十月中旬,日军第四十四大队侵入新泰县某村,在第二中队大尉有木元冶指挥下,施放催泪瓦斯,烧杀八路军战士三十名,和平居民一百二十名,还用步枪射杀村中跑出的三个农民,并和上等兵铃木松太郎将五名农民用手榴弹炸死在他们躲藏的水井里。
 
 
 
 第204页
 
 
 民国卅年十月,驻济南日军到阿城一带扫荡,在达朱楼,烧、砸、抢。奸,无辜群众的财产损失无数,没跑掉的妇女遭受轮奸,有的锅里还被屙上了屎,这就是“达朱楼惨案”。
 
 
 
 民国卅年十一月三日,盘踞广饶县的日本宪兵队砍杀小刘庄村民十人。
 
 
 民国卅年十二日,日伪军推行第四、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在肥城县境新增日伪据点五个,十四名区以上干部被日伪军杀害。
 
 
 民国卅年冬,盘踞在临城日军头目晋三郎率领日军到微山湖边进行“扫荡”,在皇甫一带抓捕数十名百姓,关押于临城“大墙里”,其中不少人被日军杀害。
 
 
 日本军突然包围八路军三支队医院,活活烧死伤病员五十多人。
 
 
 民国卅年后,日军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的“扫荡”,连续推行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据邹平长山八区二十四个山区村庄的调查,群众被杀四百余人,被抓走六百余人。
 
 
 
                   民国卅一年
 
 
 民国卅一年四月十五日,日军三百余人乘十辆汽车前往崂山“扫荡”。日军象一群野兽地涌入晓望村,从西向东,挨门放火杀人,杀害村民十余人,烧毁全村八百二十间民房。全村变成一片废墟。
 
 
 第205页
 
 
 民国卅一年四月廿九日,早晨,日军第五十九师团第四十二大队在武城“扫荡”。从武城西北马村一带开始,用“铁壁合围”的方式包围抗日军民,将群众阻截在何留屯,日军见人就开枪,并有飞机轰炸。这一天八路军和群众有五百余人遇难,其中有二百人被日军用刺刀破腹而死。“扫荡”持续一个月。“四二九”后的一天,武官寨据点的日军包围了小曲里店,将男女老幼一百零九人集合在一个空场里,用毒气熏,幸而日军走后,抗日政府即时抢救,人们得以脱险。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八日,日伪军一千余人包围临淄二区前后下庄,杀死村民三十余人,抓去青壮年一百多人,烧死益、泰、临、广四边县县委书记。
 
 
 
 民国卅一年五月,日酋冈村宁次指挥日伪军二万人,对宁津、东光、南皮、夏津等县实行拉网“扫荡”,在宁津城北白菜魏村屠杀四十二名村民,在张户头村杀害四十人,在靳庄烧毁民房八百间。
 
 
 侵占临城日军出发“扫荡”,在牛山后抓到当地百姓五十多人,其中有的被日军当时杀害,有的被押往伪满洲国当苦力。
 
 
 民国卅一年六月十六日和七月十二日、七月十七日,驻济南、东阿、阿城、阳谷等地的日军又连续三次“扫荡”大杨庄,残杀无辜群众三人,打伤多人,抓走六七十人,烧毁房屋六间,抢去耕牛五十余头、大车六辆、粮食五千余斤,制造了第三次“大杨庄惨案”。
 
 
 民国卅一年六月,日军“扫荡”王史村、杀害无辜村民二名,毒打无辜三十多名,抢走耕牛七十头,烧毁房子三百六十间,十八户人家被烧光,制造了“王史村惨案”。
 
 
 
 第206页
 
 
 民国卅一年七月十二日,自是日至八月上旬,日本军偷袭东节村,杀害无辜群众七十余人,其中包括一部份妇女和儿童,奸污妇女十余名,烧毁房屋三百余间,制造了令人闻之悚然的“东节村血案”。
 
 
 民国卅一年七月廿七日,驻双碓、大柳的日军一百多人,包围了宁津前高塔寺村,杀害了无辜村民七人。
 
 
 
 民国卅一年八月廿三日,日军大“扫荡”,在阳谷的十五里园,残杀无辜群众五人,打伤、刺伤多人,抢走财物无数,还在锅里拉屎,水缸里里撒尿,制造了“八二三十五里惨案”。
 
 
 民国卅一年九月廿七日,日军大“扫荡”,在张秋地区的钱楼、窟窿石、桑段营一带,在堤南的顾庄、金庄一带,在朱庄、东邵庄一带,在寿张地区的玉皇岭和苗口大洼,在旧城和阎楼等地,用机枪和刺刀共残杀无辜群众二百人左右,并抓走好几百人去做苦工,烧毁、抢走财物无数,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九二七大血案”。
 
 
 
 自即日起至十月五日,日本军在濮(县)、范(县)、观(城县)地区和东平西湖地区“扫荡”,残杀村民数千人,其中有被挑在刺刀上“点天灯”的儿童或婴儿,有被扒光衣服当活靶子打死的妇女,日军临走还掠走五六百人(后辗转到东北当苦工),制造了又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
 
 
 民国卅一年九月下旬,盘踞平度县马场日本军侵扰西马戈庄村,将村民三十余人扔进水井里,惨死十多人。
 
 
 第207页
 
 
 
 民国卅一年十一月廿四日,日军侵入海阳县郭城镇前夼村,两天之内,杀害三十三名无辜群众,烧毁民房八间。
 
 
 
 民国卅一年十二日一日,日伪军进山“扫荡”,发现西峪村东北一山洞内躲藏群众一百余名,即毫无人性地向洞里施放毒气,毒死四十七人。
 
 民国卅一年十二月四日,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统率二万名日伪军,涌入荣成县境,进行大规模“扫荡”。在崂山一带,日军屠杀中国军民三百余人,抢走粮食六十多万斤,毁坏农具八千五百件,烧毁门窗一万二千多副,掳走大牲畜一千五百头,宰杀家畜三万八千多只,损害其他物质价值一十五万三千多元。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崂山惨案”。
 
 
 民国卅一年十二月十四日,五百余名日伪军由西、北、南三路包围了栖霞县山西夼村,杀害群众十四人,抓走三十二人,强奸妇女十三人,抢夺大牲畜三十五头,烧毁藏粮洞八个、房屋十七栋。
 
 民国卅一年十二月卅日,日本军在乳山县马石山以“烧草人”、“摔西瓜”、“烤山羊”等残暴手段,烧死摔死枪杀男女村民二十多人。
 
 
 民国卅一年冬日军华北派遣司令冈村宁次指挥二万余日伪军,扫荡胶东根据地。十二月廿一日,在松岚子村残杀抗日军民一百零八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松岚子惨案”。第三天,又包围了古宅村,杀害抗日干群十七人。日伪军此次扫荡,仅四天时间,杀害招远县抗日军民五百余名,打伤致残无数,奸污妇女二百八十五人,烧毁房屋四百二十二间,抢掠财物计七百三十余万元,抓走群众一千余人。
 
 第208页
 
 
 
                          民国卅二年
 
 民国卅二年一月七日和八日,驻东阿日军三次洗劫官庄村,残杀无辜群众七人,打伤一人,抓走十几人,抓走十几人,抢走耕牛一百一十多头,烧毁房屋一百多间,抢走其它财物不计其数,制造了三次“官庄惨案”。
 
 
 
 民国卅二年一月十一日,驻宁津长官、前魏、大柳三据点的日军,扑向李满庄,杀害无辜村民十四人,打伤四十余人,放火烧毁房屋七百二十间,并把全村的衣物、财物抢掳一空。
 
 
 民国卅二年一月十七日,盘踞高唐、平原两县日军联合“扫荡”高唐七区崔庄一带,杀害村民数十人,制造了“崔庄惨案”。
 
 
 民国卅二年二月四日,日伪趁群众过年之机,夜袭清丰县张村,杀害群众一百零八人,全家被杀绝者二十六户,烧毁房屋五百多间,抢走牲畜二百余头,造成该县历史上骇人听闻的“血洗张村”惨案。
 
 
 民国卅二年二月十九日,侵占馆陶日本军偷袭南彦寺村。一天这中,无辜群众十三人遭杀害,六人致残,妇女二十五人被强奸,烧毁的房屋、抢走的牛羊更是无数,这是“南彦寺惨案”。
 
 
 
 民国卅二年二月廿二日,日本军侵占曹县吕楼村,杀死烧死村民一百三十八人,其中有十岁以下的儿童三十人。全村一百三十户,有一百零八户罹难,其中死绝三十一户。
 
 
 
 民国卅二年二月廿六日,盘踞坊子车站的日本军,刺杀王松村村民七人。
 
 
 第209页
 
 
 
 民国卅二年三月九日,在平原县大刘庄,日本军杀害村民二十八人。
 
 
 民国卅二年三月,日本军从民国卅二年在山东济南建立“新华院”起,至民国卅四年九月日本军投降止,二年多时间内,约残害中国军民三万五千人仅民国卅三年七月至民国卅四年九月,就杀害一万二千人。
 
 
 
 民国卅二年四月八日,日军用飞机大炮轰炸赵家庄子,后进入村中残杀无辜百姓一百七十二人,有八户人家被杀绝。全村房屋除九间幸存外,全部被烧毁。
 
 
 
 民国卅二年四月廿一日,日本军侵占临沂后,烧杀淫掠,无恶不作,被刀割、活埋、打活靶、挖眼、砍足、奸后刺死的男女老幼达三千人。
 
 
 民国卅二年五月,盘踞冠县日军突然合围车吕庄,使用鞭抽、棍打、枪挑等恶劣手段,残杀无辜群众十八人,重伤无辜群众三人,轻伤者不计其数,村中财产被抢劫一空。
 
 
 
 民国卅二年六月十日,盘踞临清、馆陶、冠县、堂邑、聊城、阳谷、莘县、寿张和河北大名、南乐等十县日军分十五路对冠南、朝北根据地进行“扫荡”,其中一路日军在冠县李赵庄将十五名群众杀害,把二十余名群众投入水井中活活淹死,制造了“血水井惨案”。
 
 
 
 民国卅二年九月上旬,日军第十二军决定在鲁西发动细菌战??“霍乱作战”。个体招待者为第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四十四大队,由大队长广濑利善亲自指挥,在临清趁卫河水涨,破坏堤防,使河堤决口一百五十余米,造成卫河流域临清、馆陶、丘县、武城等县的严重水灾,约有十一万户六十七万余人遭受水患,由于水灾、饥饿及霍乱的流行,死亡居民约三万人(此为估计数,另有二万与五万人之说)。以上系据日军战犯的口供和交代材料。
 
 
 第210页
 
 
 
 民国卅二年九月廿日,日军洗劫冠县斜店村,抢走粮食二千余斤、冀南票子两麻袋、耕牛数十头,打伤大批无辜村民。
 
 
 民国卅二年十月十日,日军六十多人直扑东营韩楼村,掠走当地居民二十余人,带出村子向北驱赶。一路上,日军盘问八路军的去向,谁不说就用刺刀捅死,连续杀害我无辜村民十余人。接着又把其余的人押向利津方向。
 
 
 
 民国卅二年十月十二日,驻聊城、东阿、阳谷、寿张、莘县日本军联合大“扫荡”,打死、打伤无辜群众近一百人,强奸幼妇一人,妇女三人,制造了“十一二血案”。
 
 
 民国卅二年十二月廿日,驻影庄日军夜袭冠县柳行头,残杀无辜群众五名,打伤致残多人,抢走粮食一万多斤,把全村洗劫一空。
 
 
 民国卅二年十二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