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关东军兵长宫崎敏夫其人其事

    宫崎敏夫,男,1914年出生于日本东京都。初中毕业。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战争期间,曾任日本关东军第59师第54旅第109大队步兵炮中队的兵长。1945年秋,被苏军逮捕,1950年7月被引渡给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在押期间,认罪态度较好,有悔改表现。1956年6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第一批释放回日本。当年7月5日归国后,参加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积极开展日中友好、反战和平运动。后于1994年11月病故。 

    这篇自供状写于1982年8月,他在笔者后记中说: 

    当年,日本军队对中国根本不是什么"进出"的问题,而是地地道道的"侵略"…… 

    在苏联度过5年俘虏生活以后,我在1950年7月中旬被转送到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在关押过程中曾因患肋膜炎而到原"满铁医院"住院治疗1年,住院期间还做了左肠骨静脉血栓症手术,并于1956年4月出院。回到战犯管理所后,又继续在医务室疗养。1956年5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开始审理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的日本战犯案件。我是被免予起诉的,于当年7月5日乘坐"兴安丸"轮船在日本舞鹤港登陆复员回家的。在侵略中国的过程中,"杀光、烧光、抢光"是我在中国参加战争的真实写照。日本人到中国打仗,决不是"进出"这个轻飘飘的词所能表达出来的,而是完完全全的"侵略"。许许多多的日本人侵略了中国这件事,是人所共知的、有目共睹的历史事实,是不容篡改的。 

    为什么这些历史事实不能够明明白白、正直地反映出来呢我在中国的抚顺战犯管理所认识到:侵略战争本身就是对人类的不能容忍的叛逆行为。日本军队在中国表现出来的残酷和暴虐,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是作为侵略军的全军的问题,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此,必须反对侵略战争,维护世界和平。现在,我心中还感到恐惧的是,我们过去所走过的道路,会不会有人要重蹈覆辙侵略,就是侵略,要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这就是我们这些体验过侵略战争的人的责任。 

    宫崎敏夫的自供状

    1945年1月,独立步兵第109大队450名官兵在坪内中佐的指挥下开始进行一次军事行动:他们像一条巨大的毒蛇,窜到山东省长清县和济阳县的"谷仓地带"进行山东作战的"掠夺行军",一路上处处留下了斑斑血迹。以大队长为首的军官们脑满肠肥、傲慢地骑在马上,头上戴着防寒帽、身上暖暖和和地穿着藏蓝色的呢子大衣;士兵们的脸被风吹日晒变成了黑红色,只有眼睛闪闪发光,就像一群饿鬼一样身上背着塞得满满一下子战利品的大袋子。就在临近春节的1月30日下午3点钟,这列长长的队伍来到了济河县城北几公里的一个小村庄。村里的50多户居民,家家门上都贴上了新写的红纸黑字的对联,烘托起一派节日的气氛。可是,现在日军侵入了,家家的大门都紧闭起来,村子里安静得一点儿声音也听不到了。 

    不一会儿,大队部的指挥班长大声喊道:"全大队作宿营准备,各队联络员到大队部集合" 

    "操这个时候宿营再有一个钟头就到济河县城了"田边上等兵一屁股坐到新兵们搬过来的干草上,点燃一支香烟,心里不服气地骂道。 

    "田边,这下子今天和那个女人见面的打算落空了吧可是,这儿也有比县城更好的地方啊哈哈……"眯着眼睛、满脸胡茬子的宫崎,一边拿杯子喝水,一边打趣地说。 "混帐话你接受正式训练也就3个月,和我比还是小毛孩子,你懂得个屁……" 

    第二天上午10点,田边上等兵被指名参加训练补充兵的演习。他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在站在面前的40名满脸胡子的补充兵身上,看谁不顺眼就"啪啪"两个耳光打下去。过一会儿,这40个补充兵拉着炮车,嘎拉嘎拉地走过村中被冻得好像锯齿一样的道路,向村庄以北的田地走去。现在村子里的情形与昨天不同了。院子里堆满了干草,拴着用来驮东西的马匹,放着几个装着活鸡的鸡笼子,还有不少衣物、家具等等。 

    "这是干什么呀现在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搞什么演习,操,真没意思"宫崎肩上背着步枪,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和田边并肩走在补充兵队伍后面大约5米的地方,一边说着,一边向四周张望着。他们身后的高山、佐藤、齐木也是入伍5年的老兵了。 

    "停止前进"金山曹长高声喊道。这个地方离昨晚宿营的村落约400米,离北方的村落约800米,是一大片旱田,寒冷的北风毫不留情地刮着。这时,小队长福富曹长和分队长木下曹长一边谈着什么,一边慢慢走过来,他看到补充兵们已经停下来,就走到我面前说:"喂,宫崎,你们5个人到那棵大树下去警戒"他的意思是要我们到东北方向约300米处的稀稀拉拉的树林里去警戒。宫崎向他敬了一个礼,就向另外4个人发口令,5人一起提着枪跑步过去。那片树林中,有一些枯树杂草,我们把它收集到一堆,点起火来,火势很猛,我们围在四周烤起手来。这时,补充兵们把炮口对准北方的村庄,开始作进入阵地的演习。不一会儿,我们听到了木下军曹的怒骂声,原来是一个补充兵把头上的标杆弄倒了。"今年来的补充兵,可真不中用啊"宫崎拿起水壶仰起头来,咕嘟咕嘟喝了两口烧酒。"啊,看哪,有人骑马跑过来了……""什么骑马"我们5个人的眼睛一齐向宿营的村落方向看过去。 

    "噢,是中公对中队长的蔑称啊"高山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把眼镜往上托一托。 

    "喂!佐藤,你拿起枪到那边去站岗吧"宫崎急忙地说道。 

    中公、北见中尉骑着马跑到补充兵那里,向福富曹长说了句什么。福富曹长又指了指我们这边,向北见中尉不知报告了什么。不一会儿,中尉就骑马跑过来了。站岗的高村兵长紧张得直喘粗气。中尉下了马,手握着军刀的刀把,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像螃蟹似地走过来了。"报告,没发现异常情况"宫崎双脚的军靴"啪"地一声并拢,向中尉敬了个礼。北见中尉的两只蛇一样的鼓眼从无框眼镜后面盯着我们4个人看了一遍。然后,听到了从北面的村庄里传来笛子和大鼓的声音。他拿出双筒望远镜向那边眺望了一下,闭上了薄嘴唇,微笑了一下。 

    "喂宫崎,明天过春节,今晚是除夕宴会。从现在开始,要筹集宴会用的物资了。具体任务,你们听福富曹长指挥……"说到这里,他又盯着我们4个人看了一遍,微笑着说:"为此,才指名让你们几个来的。怎么样好好干吧"说完,他就转身上了马,跑回宿营地去了。 

    按照木下军曹的指示,补充兵们挖掘了炮脚穴。宫崎跑到炮队用的大型望远镜那里去看,看到了距离这里约800米的市场。市场上飘扬着红旗,好像日本的鲤鱼旗似的。旗下是一家挨一家的商店,有服装店、肉店、菜店,有的屋里冒着黑烟,有的屋里冒着白汽……市场上人头攒动,有男人,也有抱着手笼的女人……。宫崎好像自言自语地说道:"啊,这个地方还真不错呀"身后的田边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按标杆的方向,调转炮口"木下军曹发出命令,补充兵们移动着炮身,地面上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他们已经作好了准备。 

    "喂,宫崎,发信号吧"田边在身后催促着喊道。 

    宫崎在树林中上下地摇动着小红旗,然后急忙地向炮座这边飞跑回来。 

    "准备发射"木下军曹发令了,炮弹装进了炮筒,宫崎手中紧握着导火索。正在这时,瞄准手喊道:"报告班长瞄准镜里出现一个老太婆" 

    "什么老太婆" 

    "小孩子也进来了" 

    木下军曹的眼眉抽动了一下,紧接着就说:"没关系宫崎,开炮"宫崎拉断了导火索,"咚"地一声,从炮口喷出了火花,1秒、2秒、3秒……轰隆一声,炮弹在距离市场约50米的田地里爆炸了,炸飞了大量的石块和土块。 

     市场上的人群仿佛静止了一刹那,当他们知道这是炮弹声以后,马上像潮水似地往城里跑。市场上有人急急忙忙地收拾摊床上的货物;有人牵着手里的牲畜准备离开……这时,在树林中隐蔽的30名日本兵,在金山曹长的带领下,从树林中跑出来,一边"哇、哇"地喊叫着,一边端着枪向市场的方向冲过去。步枪的声音像爆豆一样响成了一片。炮击停止以后,按照木下军曹的命令,金山率领一队日军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飞快地跑到旱田里去。 

    "在这儿哪"宫崎停下了脚步。在那片上了冻的旱田中央地带,有一个很大的洞穴,从洞穴里正在向外飘散着白烟,是一股硝烟的气味。在一棵大树下,躺着一具女尸,女尸旁边有一个7岁上下的男孩子正在非常悲哀地哭泣着。 

    "啊这女尸就是方才的那个老太婆。"宫崎他们慢慢地走向女尸,他们呼出的空气都变白了。就在这样严寒的天气里,老太婆身旁的男孩子,只穿着显得很短小的棉衣,头上没戴帽子,手上没有手套,脸庞被寒风吹得变成紫红色,从那双晶亮的黑眼睛里流出两行热泪,哭得嗓子都哑了。男孩伏到母亲身上的时候,宫崎他们看到,那老太婆其实只有50岁左右,眼窝深陷,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她的下半身躺在血泊之中,一条腿已经从大腿根被炸断了,连白色的大腿骨都露了出来。 

    "嘿嘿,这大腿骨头有这么粗啊"宫崎一边说道,一边用脚踢了那条断腿一下。 

    "你干什么"孩子大声喊起来,愤怒地瞪起大眼睛来。 

    "嘿嘿,饿鬼你后悔了吗"宫崎冷笑了一声,又对田边说道: 

    "喂,田边,把这个老太婆扔到弹坑里去" 

    "好的……" 

    田边用手捉住老太婆的衣襟,用力拉动尸体,那个男孩子一下子站起来,哭得更厉害了,他用双手捉住田边的胳膊,不让他拉走母亲。 

    "真讨厌这个饿鬼"田边用右手把孩子推倒在地上。男孩子奋力站起来,抓住田边的手用嘴咬了一口。 

    "好疼啊这个畜牲"田边不得不放开了手。 

    宫崎在一旁咯咯地笑起来。男孩子护着母亲,抬起头来瞪着田边。满脸通红的田边一把抓住了男孩的衣襟,把他扔到旁边的冻土地上,男孩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田边这才用力拖起老太婆的尸体,拖到弹坑的边上,用脚把尸体踹进坑里去。然后,田边回过身去,又把男孩拎起来,走到弹坑旁边,把男孩扔到母亲身上,恶狠狠地说: 

    "你去尽孝吧" 

    就在孩子的哭叫声中,宫崎、田边等几个人离开这里,往市场的方向跑过去。 

    在炮轰和枪击之后,老百姓都逃离了市场,市场上只剩下端着刺刀的日本兵了。日本兵把市场摊床上的肉类、蔬菜、饺子、烧饼等等副食品都装进大筐或大麻袋,集中运到村庄南侧的旱田地里。那里有10名补充兵看守这些东西,而另外那些补充兵仍然在市场上像野狗一样转来转去,只要发现饺子、烧饼等食品,都装进自己的背囊里。这时,在城门那里避难的村民们气得身上直哆嗦,实在看不下眼去了,有几个人就想跑回市场上来阻止敌人的掠夺。 

    "你们倒是过来呀饿鬼们"宫崎和田边发现了村民的动向,便向城门那边打了几枪。这时,刚想跑回市场的村民们停下了脚步,站在那边怒骂起来。 

    抢东西抢红了眼的日本兵们不再打枪了,金山曹长用破锣一般的嗓音喊道:"撤退战利品在前面走"士兵们排成100多米的长队开始撤退了,队尾的士兵们不时地端着枪回头看看老百姓是否追上来。老百姓们回到被掠夺殆尽的市场上,咬牙切齿地怒骂着日本鬼子。 

    当天夜里,在南部的村庄里,魔鬼们的酒宴开始了。分队长以上的军官都来到指挥班营房,地中央摆着几张从老百姓那里抢来的大桌子,上面摆满了酒菜,有整个的烧鸡、各种"天妇罗"日本式的油炸食品、饺子、苹果、梨、柿子……桌上还摆着2斤装的白酒5~6瓶。这时,身躯肥胖的北见中尉走进来,脸上挂着微笑,看了看大家,坐到一把靠背椅子上说道: 

    "噢,福富君,今天辛苦了,总算可以过个好年了"说完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酒菜。 

    "哈哈,是农历春节嘛,那帮家伙也舍得吃好的啦"福富得意洋洋地说。 

    "队长阁下,方才我们把酒菜送到大队部去了,大队长让我们问您好呢,"指挥班长林田军曹报告说。 

    "噢,是吗送去的都是大队长最喜欢的东西嘛"紧接着,北见中尉又问道:"对了,林田军曹,现在外面派了几个岗哨" "1个。" "嗯"中尉不大高兴地说:"不行再加派1个" 

    "是"林田军曹马上到外面去布置了这件事。 

    "今天的胜利,全靠队长阁下的战术高明啊来,队长阁下,敬您一杯"福富曹长拿起大酒瓶往一个带金边的花茶碗里斟满酒,递给中尉,中尉接过去一口就喝干了,满意地笑着说:"嗯,好酒" 

    "今天,就是1个老太婆倒霉了……"木下军曹说道。 

    "什么老太婆""那是在我们开炮的时候,她自己故意钻到炮弹底下的……" 

    "就像夏天的飞蛾扑火一样……这次,对中国人说来,是最小的受害了。我们还没往市场里打炮,这些都是我们皇军的仁慈啊哈哈哈……" 

    魔鬼般的笑声仿佛把墙壁都震撼了。桌子上放着的煤气灯,把人影照到四壁上去,仿佛黑色的巨大的幽灵一般。不仅这个房间里,而且旁边的几个营房里,日本侵略军的官兵们,都被白酒灌得醉醺醺的,发出高声喧闹的声音,把这天寒地冻的夜空的宁静都粉碎了。 

    而在那本来是喜迎新春的和平村庄里,是我们用炮弹轰击他们,抢夺了他们的劳动成果,凶残地杀害了无辜的老太婆……我们就像没有人性的动物一样,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把肚子吃得大起来,竟不惜采取非人道的残忍的手段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想起当年自己强盗般的罪行和无耻之徒的形象,直到现在我还感到羞愧得无地自容,愧恨交加。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