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事变的起因

  日本在平津冀察要有所行动,在一个月前已经“甚嚣尘上”了。日本要想把华北几省造成特殊势力,所谓“明朗化”“特殊化”还不过是最低的条件,其最大的理想,是先造成一个“华北国”,然后再向长江以南侵占。他们要达到这个目的,非先把北平弄到手不可,而北平因为辛丑条约的关系,又没有这样的容易。去年九一八的丰台事件,就是这个先声,因为丰台是军事要隘,向北可以随时控制北平,向南可以阻止北上军队的援助,可是在丰台的背后,芦沟桥是平汉路的咽喉,也是北平南郊的屏障,由芦沟桥过轨可以直拊丰台之背,在以往,芦沟桥是军家所必争之地,它的重要也就可想而知了。当然日本是抱着必得的决心。
  最近冀察当局的行动与中央政府完全一致,致遭日本华北驻屯军的嫉妒,其尤者有下列几点:(一)廿九军成立军训会,聘石敬亭、鹿钟麟等担任委员,实施“国军化”的军事教育;(二)华北各中等以上学校学生恢复军事训练;(三)冀察两省选举国大代表;(四)华北经济开发事项的停顿等四项。这些是造成最近冲突的原因。

            二 华北日本驻屯军的内幕

  华北日本驻屯军的司令官,过去是香月清司,中村孝太郎,梅津美治郎,多田骏等,他们在华北所留下的成绩,都使国人啼笑皆非。像月香清司在沪战吃紧的时候,在天津唆使便衣队扰乱而由少将晋升中将;中村孝太郎乘长城战争的时候使便衣队捣乱后方也由少将晋升中将;但是我国方面却多了一重塘沽协定的束缚。梅津美治郎是有名的何梅协定的创订者,多田骏是华北伪自治运动的发动者,这些人的功绩我们都是知之有素的。
  最近逝世的田代皖一郎,是沪战时白川司令官的参谋。城府很深,平时不多开口,据最近日本军部内定,八月里要调回国去了。田代的部下,像河边,和知,松井,牟田口等都属于少壮派,对于田代的命令,不大接受,因为他们知道八月里要异动,如果一些侵略的功绩都没有,好像没有面子,所以芦沟桥的战事是发动了。
  至于最近来华的香月清司,他的手段,我们除掉知道在沪战时曾指挥天津便衣队扰乱外,他并曾帮助土肥原胁迫博仪去东北充傀儡,也曾逼郑孝胥去担任汉奸领袖,这些都是他的不世功绩,现在他又来了,我们对于他,不能不有“火烛小心”的戒心。

              三 廿九军的编制

  在冲突发生以后,大家看见日军陆续由关东开来,不下二万人,并且正由朝鲜和国内动员大兵滚滚而来。于是大家对于廿九在地记在下面:
    番    号   将   领   驻          地
    二十九军     军长宋哲元
    三十七师     师长冯治安   共辖三旅,大部驻西苑,包
                                    括芦沟桥,长辛店,保定,
                                     丰台,大名及河北省中北
                                     部。
    三十八师     师长张自忠   共辖三旅,大部驻南苑,通
                                    州,天津近郊,共河北省中
                                     南部。
    四十三师     师长刘汝明   共辖三旅,大部驻察省宣
                                    化,南口,张垣,独石口等
                                      地。
    百卅二师     师长赵登禹   共辖两旅,大部驻河间,东
                                     充,满城,河北省南部。
    独立三十九旅   旅长阮玄武   共辖三团,驻察省各地。
    独立第四十旅   旅长刘汝明   共辖二团,驻察省境内。
    独立第廿五旅   旅长张凌云   共辖二团,驻河北省来源,
                                     阜平一带。
    骑兵第一旅    旅长张润芝   共辖两团,驻长辛店,良乡
                                     一带。
    骑兵第二旅    旅长夏子明   共辖两团,驻察省怀来,赤
                                     城一带。
    骑兵第十九旅   旅长郑大章   共辖三团,驻平南苑。
  它的确实数目,我们这里不便宣布,不过廿九军在长城战役中,损失颇大。在调到河北以后。因为给养较丰,补充较易,所以,不但是恢复以前的实力,且因土气旺盛,战斗力非常劲强,芦沟桥冲突发生后,中日军各伤亡两百余人,中间曾因交涉而一度停顿,后来因为日军背信,冲突又起,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对守宛平芦沟桥的吉星文团长、金振中营长说道:“这里就是你们死后的义地,你们必须具与城同存亡的决心,不能退让一步”!这话多么悲壮啊。同时秦德纯也命令县长王冷斋与驻军共同准备殉城。所以几日来,冲突一次,日军败一次,日军的伤亡人数也增加一批,天津的日军医院住不下,而设立了两个临时医院以容纳伤兵,冲突的激烈也就可想而知,廿九军的勇猛也当然令人钦佩了。
  日军因为想借既成事实来造成华北特殊化,所以软的硬的手段?一使出来,可是这一次却并不发生特效。虽然和平会议是天天在那里开,可是结果却并不怎样圆满,日军“既然”蒙受了损失,不捞一点便宜是不肯罢休的,于是提出了很苛的条件,可是冀察当局却绝对声明不能附政治条件,于是会议陷于僵局者再!
  这几天北平的四郊虽然还有小冲突,这些对于这几天的大局,影响极少。至于这冲突倒底要怎样才可以平息,那是无从预测的。(按,最近日军已自由行动。)

              五 宛平的视察

  记者在和平的一刹那,曾到宛平去视察了一下。那里的左近,差不多完全在日军的包围中,记者与同业中的几个人行至芦沟桥与丰台间平汉路的支线涵洞的东面,那里二百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