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钰烈士(一八九0——一九四四年)

  李家钰,字其相,四川省蒲江县人,一八九0年阴历三月二十九日出生在大兴乡一户殷实农民的家庭。他自幼入私塾,喜读左氏春秋,并颇有研究,清末之际,国家内忧外患日增,李家钰毅然投笔从戎,决心以军事救国。一九0九年,他考入四川陆军小学第四期,一九—一年,升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一九一三年春,他和许多进步同学一起反对北洋军阀的走狗四川都督胡景伊,被迫离开学校。同年夏天,他进入南京陆军军官预备学校,曾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二次革命”讨袁之役。一九一四年,李家钰返回四川,插班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三期继续学习。他聪慧好学,勤勉刻苦,颇得老师的赞赏。一九一五年,李家钰毕业后被分配到川军第四师刘存厚部服役。
  李家钰作战勇敢,赏罚分明,每战多身先士卒,颇得部下的爱戴。一九一五年,袁世凯复辟帝制,李家钰随刘存厚部参加护国军方面作战。以后,在与北洋军阀曹馄、张敬尧等作战中,英勇善战,功绩卓著,递次以战功擢升为营长,以后又升任川军第三师邓锡侯部第十二团团长,第六旅旅长,第二十八军第一师师长,四川边防军总司令等职。在四川遂宁、乐至、安岳等地区建立了自己的防区。
  李家钰青年时就立志救国,但却连年被卷入军阀混战与“剿共”战役,他痛恨兄弟阋墙,自戕手足,渴望早日团结统一,共赴国难,共御入侵之敌。他在一九三五年四川整军会议上说:“只有整军,才能谋中国之统一。也只有整军,才能抵御外侮,才得复兴中华民族……。”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爆发,李家钰义愤填膺,立即电告中央政府,请缨上阵,他满怀爱国热情在电报中表示:“……窃为国难至此,已达最后存亡关头,应恳钧座立即下令全国,一致动员,挥师应战。还我河山,严惩群奸,以雪公愤,职军正事整编,土气激昂,倘蒙移调前方,誓当执芟赴难。迫切陈词,伫候训示!……”
  一九三七年九月,李家钰率其四十七军编入邓锡侯将军的第二十二集团军的序列。从西昌出发,徒步北上抗日。辗转周折,长途跋涉四十余日,到达山西抗日前线。此时北方已是一片冰雪,而第四十七军仍是单衣草履,武器装备全系川造的破旧枪炮,十分落后,但李家钰将军率军立即参加战斗,凭借我军高昂的土气和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屡挫装备精良的日军,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土气。
  一九三八年二月,日军第一0四旅团在飞机、坦克及优势炮火的掩护下,经邯郸、武安、涉县进攻东阳关,想一举驱逐驻守长治的我第四十七军,进而扫平我在山西坚持抗战的军队。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李家钰将军亲临前线指挥作战,鼓励将士杀敌报国,率领部队与日军拼死搏斗,坚守长治达四天之久,歼灭了大量日军,尔后安全转移撤退。在日寇的疯狂进攻下,山西抗日形势十分艰苦,有些部队就借故离开山西退过黄河,但李家钰将军决心坚持抗日,率部转入中条山抗日根据地,坚持在黄河北岸打击日军,牵制日军的大量兵力,为保障陇海路的通畅,稳定全国抗战局面起了重要的作用。
  李家钰将军真心抗日救国,经常主动出击打击日军。他常视保存实力、不肯杀敌为可耻,而以正直军人精忠报国为自豪。在他率军驻守中条山期间,多次在平陆县冯单村、裴介树和大吉村战斗,狠狠打击了敌人,保卫了中条山抗日根据地。
  一九三九年冬,李家钰率部调防晋城,组成三个游击支队,不断袭击焦作、博爱地区日军,威胁平汉铁路。一九四0年春,日军集中数千人疯狂进攻晋城我第四十七军,李家钰率部节节抵抗,消灭了大量日军。
  李家钰将军爱国杀敌心切,以真伪抗日辨敌友。他从实践中看到八路军真心抗战救国并有一套纯熟的游击战术,对于用劣势装备的我军战胜日军很有用处。于是,他就和八路军交朋友,并共同探讨杀敌的韬略。一九三九年,他派人到八路军学习游击战术并亲自主持在平陆县槐树庄举办第四十七军干训班传授游击战术,讲解团结抗日的思想。他还亲请刘伯承将军为第四十七军营以上干部讲授战略战术,常与朱德同志、薄一波同志互相来往,密切团结协作,共同抗日。李家钰坚决反对大敌当前,自戕手足,坚持与友军团结抗日。
  李家钰将军率部在晋南作战数年,打仗数十次,屡奏捷报,一九三九年夏,他以战功晋升为第四集团军副总司令。一九三九年冬,他再次晋升为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管辖第四十七军和第十七军。一九四一年夏,第三十六集团军奉令南渡黄河,驻扎在洛阳以西的新安县,担负起守卫天险黄河,拱卫中原的任务。李家钰将军身在抗战前线,时刻不忘杀敌,他经常亲自巡视前沿警戒线,了解敌军的动态,勉励将士忠于职守,严密监视敌人。他经常亲自派遣游击部队偷渡黄河,到北岸侦察、搜索敌情,袭击敌人,捕捉俘虏,加强戒备,防御日军渡河南犯。
  一九四四年三月,日军南渡黄河的企图更加暴露。李家钰将军在第一战区洛阳军事紧急会议上提出“先发制人”之策,建议使用空军轰炸北邙山头日军的